每日姿势新看点

行走,国缘,研究安徒生

  • 日期:2021-03-03 23:17:54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狐
  • 阅读人数:165

行走,国缘,研究安徒生(图1)

第一版叶君健翻译的中文版《安徒生童话》书中留存着珍贵的译者笔记

“全世界的人都爱安徒生,中国人更是如此。安徒生的故事超越了时间,跨越了文化,即使是200年前所写,在今天看来也丝毫不过时。”

刘娟娟

年逾七旬的叶念伦先生拿着一本中英文对照的《安徒生童话》一句英文一句中文地将故事读出来,录制成一个个小,发在社交媒体上。

叶念伦是中国第一位《安徒生童话》翻译者叶君健的儿子。他告诉《环球》杂志,“我现在正在做的一个工作,就是把《安徒生童话》168篇故事用中英文全部朗读下来。”

中国与丹麦的缘分,似乎总也绕不开安徒生,绕不开童话。而叶君健与叶念伦父子正是通过童话牵起两国情缘的使者。

一部童话,两位

讲起父亲叶君健与《安徒生童话》结缘的往事,叶念伦滔滔不绝、兴致勃勃。

叶君健1944年进入英国剑桥大学读书,通过丹麦的同学接触到英文版的《安徒生童话》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后来,他又读了德文和法文版的《安徒生童话》越读越发现不同译本之间的差异。他认为,要把《安徒生童话》介绍给中国的儿童,就必须到丹麦去,学习丹麦文。于是,叶君健利用寒暑假前往丹麦,住在同学家,研究安徒生,参观他的故乡,学习丹麦文,寻找最权威版本的丹麦文《安徒生童话》从1947年开始,他便在剑桥大学利用课余时间翻译《安徒生童话》

1949年,叶君健带着他认为的最好版本的丹麦文《安徒生童话》回到中国,在工作之余继续翻译这部16卷、200万字的鸿篇巨制。1953年,他终于完成任务,该书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也是最早的中文版《安徒生童话》此后,《安徒生童话》的几个名篇出现在几代中国人的语文课本、课外读本中,包括《丑小鸭》《卖火柴的小女孩》《海的女儿》《皇帝的新装》等等。

叶念伦告诉《环球》杂志,父亲最喜爱的也是这几个名篇。“《丑小鸭》是很好的励志故事,《卖火柴的小女孩》揭露旧社会,《皇帝的新装》讽刺高贵者的愚蠢…这些都很贴近旧中国当时的社会现实。”

叶念伦说,父亲与安徒生有着相似的童年,一个是丹麦的鞋匠,一个是中国的贫雇农,父亲对于安徒生揭露社会黑暗、讽刺权贵的写作精神很赞赏。“父亲和安徒生都追求真善美,这是他们共同的思想基础。”

叶君健眼中的《安徒生童话》绝非只是童话,它也是为成年人、为家长写的,不同年龄段的人看《安徒生童话》感受不一样,成年人能从中悟出人生哲理;安徒生也不只是童话作家,还是政治家、哲学家和诗人,《安徒生童话》具有政治思想,追求真善美、文风诗意。

安徒生用40多年创作了168篇童话故事。叶君健治学严谨,翻译完《安徒生童话》后,又重译,加导读、引介、评论等,也陆续用了40年。自出版后,叶君健翻译的《安徒生童话》在中国一直是畅销书。

丹麦王国驻华大使马磊表示,“全世界的人都爱安徒生,中国人更是如此。安徒生的故事超越了时间,跨越了文化,即使是200年前所写,在今天看来也丝毫不过时。”

1988年,叶君健被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授予“丹麦国旗勋章”他是全世界《安徒生童话》翻译者中唯一获此殊荣的。巧的是,安徒生也曾因其创作的童话获得这一勋章。可以说是“一部童话,两位”

架起文化交流的桥梁

叶君健受到丹麦人的喜爱与赞赏,并不是从他的译作开始的,而要追溯到他当年在丹麦的寄宿时光。叶念伦对《环球》杂志说,与父亲关系要好的丹麦同学几乎都是女生,这个清秀帅气的中国年轻人很招女同学喜欢,当然这其中也有个原因—当年在英国留学的中国人寥寥无几。叶君健假期住在丹麦女同学家,她们的父母从不担心这个中国年轻人跟自己的女儿“风花雪月”因为这个中国小伙子一心扑在安徒生身上。

“父亲和他的丹麦女同学们保持了几十年的友谊。后来她们当中的一些人到中国进行文化交流,见识到了我母亲的魅力,就说,‘我们终于明白叶君健1949年为什么不辞而别回到中国了,原来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夫人在等着他,比我们都漂亮。’后来她们都和我母亲成了好朋友。”说起这段往事,叶念伦语气中流露出自豪。

凭借个人魅力和中文版《安徒生童话》叶君健在中国与丹麦之间架起了一座文化交流的桥梁。到了今天,中小学课本有《安徒生童话》的著名篇目,少年儿童相关工如幼教大多会读《安徒生童话》学校或少年宫的排练节目少不了《海的女儿》《皇帝的新装》等,甚至一些商业活动也常常打出安徒生的旗号…

中国人到丹麦旅游,也必定会去造访哥本哈根的小美人鱼像。这个上世纪初被安放在哥本哈根朗厄利尼海滨步行大道东侧浅海中的青铜雕像,已成为哥本哈根的地标,让这座城市更具浪漫色彩。

而位于哥本哈根以西96公里的欧登塞,才是安徒生的故乡。位于欧登塞的安徒生故居,每年也吸引了大量安徒生的粉丝前去参观。2020年,一座全新的安徒生博物馆在他的故居旁建起,该博物馆由著名建筑师隈研吾设计,计划于2021年夏天对公众开放。

2020年11月3日,由丹麦王国驻华大使馆和丹麦文化中心联合主办的全新安徒生博物馆展览在位于北京798艺术区的丹麦文化中心举办。展览展出了1949~1954年间欧登塞出版的丹麦文原版《安徒生童话》以及1953~1954年发行的第一版叶君健翻译的中文版《安徒生童话》书中留存着珍贵的译者笔记。

环球杂志发现,安徒生也有一个“中国梦”在安徒生的孩提时代,他喜欢站在欧登塞河岸边尽情歌唱,幻想中国就在河对岸,某位中国国王在听到他的歌声后挖通一条隧道,带他去中国,让他收获财富和声望,之后他就能带着一身荣耀回到自己的故乡,为自己建一座童话屋。新的安徒生博物馆建成后,安徒生拥有一座童话屋的梦想实现了。

续写现代童话

如今,各行各业的中国人、丹麦人往来于两国之间,续写着现代童话。

丹麦丹佛斯(中国)公司副车巍对丹麦的“新能源童话”津津乐道,“很多人认为丹麦太小,而我最欣赏的恰恰就是丹麦的‘小’丹麦从本国一个弹丸小岛萨姆苏实现完全摆脱化石能源的绿色经济开始,逐步推广到一个个城市和地区,哥本哈根将于2025年成为全球首座‘零碳首都’‘零碳之乡’森讷堡市将在2029年实现碳中和,整个丹麦将在2050年之前完全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开创欧洲‘绿色新政’之先河。这就是由小及大的可能。小,才能更接近人的本质,找到真正符合人性的可持续发展模式。”

陆亚男是中国水产研究院的博士,经常在丹麦出差,对童话王国育儿观印象十分深刻。陆亚男告诉《环球》杂志,她在丹麦时常会感慨,丹麦的父母特别关心、尊重、呵护孩子的童心和想法,给予孩子充分的自由,不过多干涉孩子的选择。“我办公室一个小伙子,年纪轻轻就博士毕业并且是硕士生导师了,看上去是个文文静静的学者,但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摇滚乐队的贝斯手,白天做实验、写论文,晚上玩乐队、出唱片,令人好奇又羡慕。可能因为丹麦社会给孩子的自由度非常高,再加上社会保障非常好,所以丹麦人可以很大胆地追求自己的梦想,不会被现实生活所束缚。我觉得,这就是丹麦最童话的地方吧。”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安徒生

汉斯·克里斯汀·安徒生(1805-1875),丹麦19世纪著名的童话作家,既是世界文学童话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被誉为“世界儿童文学的太阳”生于丹麦菲英岛欧登塞的贫民区。没有受过正规教育,一生主要靠稿费维持生活。1838年获得作家奖金——国家每年拨给他200元非公职津贴。安徒生终生未成家室,1875年8月4日病逝于朋友——商人麦尔乔家中。代表作品《丑小鸭》、《国王的新衣》和《豌豆公主》等。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