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姿势新看点

渡口寻旧记,关于渡口什么意思的介绍

  • 日期:2020-07-05 10:31:54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971

渡口寻旧记,关于渡口什么意思的介绍(图1)

海州湾临洪河,是一条浪流漩急的海汊,潮起潮落,海水汹涌地来,颠狂地走,浊色的海水把赣榆和连云港隔开来,两岸的人来往都要靠渡船。

渡船是木质的舢板,一杆大撸,一根槁子,摆渡的船工要很有力气。

民国时期,临洪河有两个,上游的叫张大雁,下游的姓雷,我们叫老雷。这个张大雁有点二,脾气很大。一个风雪交加的日子,他父亲到盐圩借粮,天黑了也没回来,便早早地倦缩在柴棚里。不一会就听对岸隐隐约约的叫声,细听张大雁呐,我是你大。他勃然大怒,对着叫起来,我是你老爹(爷爷)直到吼累了,才解气地睡下。第二天早上,对岸的人发现冻死了一个老头,张大雁才知道昨晚喊他的,真是,等不到他的船来,冻死在雪地。每当夜晚,耳边总会响起张大雁呐,我是你大的声音,连悔加怕,卖了渡船,它处谋生了,于是这几十里长的临洪河只剩下老雷。

听口音,雷家是盐阜一带的人,的西边是一片长不高的芦苇。雷家在一块高顶上,筑了几间草房,四周都是空旷的滩地。雷家人很友善,我们村有几十条小渔船在临洪河张虾酱,混得透熟。

雷家的渡船是一条七八米长的木船,两人操纵,前头持槁,船尾摇橹。由于流大,每次到对岸,都要把船顶流撑上几百米才到下船的地方。我小时候,夏天到河东逮沙光鱼,要常常坐渡船,只要报上“我是柳杭人”一毛钱的渡费便免了,这让人很自豪。

鬼子占领赣榆时,在三洋港修了个据点,抓附近大一点的渔船运黄豆至青岛,老雷也被抓了差。夜里,他趁人不注意,在船帮上偷偷凿了个洞,海水慢慢浸进了仓里,黄豆逐渐鼓涨,没到青岛船就沉到海中,逃生的船员,害怕鬼子追责,四散而去,据点的小鬼子,一把火把雷家的渡船烧了,雷家只好用盐嵩搭起窝棚。数九寒天,飞雪狂舞,一家断炊数日,老雷摸爬十几里路来到柳杭村,昏倒在庄东头。村民发现后,把他抬到家中,暖合过来后,又喂之米汤,醒来的老雷告诉村民,要借点粮食回去救命,村里有长者聚议,家家凑粮。这个挑头凑粮的长者是保长,我本家的二老爹,和我的爷爷是一个爷爷。他在世时,常提起这事。

那时咱村人,大多数吃不饱肚子,但都尽其所能,东家一把米,西家几块地瓜干,凑了两大袋杂粮,老雷千恩万谢地挑回家去了。之后,陆续有村民自发凑粮,使雷家度过艰难的冬季。又有村民捐木捐工,帮雷家排了一条船,雷家得以生存。老雷定下规矩,只要柳杭人度船,分文不收。

解放后的雷家,孤伶伶地住在一望无边的荒滩上,老雷这把撸从儿子传到孙子,始终把柳杭人当亲人。我们坐他渡船,次数多了,也不好意思,有时捎点青菜,有时硬塞他几斤沙光鱼,算算帐,比渡费贵多了,但谁也不会去计较,见了雷家的人象亲戚一样。有时雷家人进村,村民都争着往家里拉,炒几个菜,喝壶小酒,晕晕的自在。

说是,其实就是选地势高一点的地方,从船上搭块跳板,权当码头了。满潮的时候,坐船人和摆渡人都高兴,脚不用沾泥,摇撸省力气。遇到跌小潮时,渡船要停在远远的河滩上,坐船的人要脱掉鞋子,高挽裤角,从淤泥中爬上渡船,冬天里冷得要命。坐船的人大多数是盐场的人,偶尔有些连云港人来往。我们村的人多是夏秋季节去河东逮沙光鱼的。一天有几十口人,也够雷家摆几趟的。

夏天的老雷最热闹。涨潮时,一群群的海鸟,追着潮头飞进来,啄食着被浪头推到岸边的小鱼虾。海英菜长得肥肥胖胖,彩色的花,在阳光下泛着灿烂。半指长的沙光鱼在滩池中窜来窜去,小白虾不时跃出水面,溅起水花朵朵。雷家是最忙碌,换着班吃饭,这个季节是一年当中收获最多的时候。雷家人很守规矩,哪怕是一个人,无论多晚,天气如何,都会把人送到对岸。

临洪河滩涂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蟹穴,一个连着一个,半指大的黄眼蟹,退潮之后,黑压压地一片,听到脚步声,看到人,便瞬间钻进窟中。鼓着两个大眼的弹涂鱼,很大胆地看着你走过来,触手可及时,它却呼地一跃数米而去。各种以鱼虾为食的海鸟,逐鹿长滩,活捉黄眼蟹。秋天来了,雷家草屋前后,芦苇摇拽,逐渐长起的毛花樱,随风起伏,只是空气里太多的鱼腥味。的晚上很好看,西天的那抹彩霞象面巨幅彩屏,镶嵌在西岸,归巢前的海鸟还在落水的滩面上盘旋,寻觅着最后的晚餐,此起彼落的呼叫声,仿是鸟的乐园。踏海归来的渔民匆匆路过,到岸上那条几十米的土路,被磨得光亮,路上常有遗落的鱼虾,偶见野猫叼着走。雷家摇撸的节奏也在加快,吱吱呀呀的橹声,伴着靠岸抛锚的吆喝,生动地热闹抹去了黄昏的落寞。

八十年后期,宋庄镇政府把这块地建造虾塘,雷家也不知搬到哪去了。人们过渡要想其它办法,后来的北边,造了一座宏伟的242临洪特大桥,也便成了七十年代以上人的一点记忆了。

遗憾的是,雷家的后人再也没有来过柳杭村,上了年纪的村民,茶余饭后也会提起的旧事,对雷家人的好感中,带着一声叹息。

我常常开车路过临洪河特大桥,桥下就是老雷的旧址,那里我曾坐过十多年的渡船,来往两岸,如今真是野渡无人舟自横了。只是,耳边还会常常响起雷家渡船那苍劲的橹声,又觉得心里潮湿一片!昨天中午,闲暇时,努力回忆的旧时情形,涂鸦了一幅漫画,心里油然飘起经久流年的橹声,这是一支多么好听的歌!

延伸 · 推荐

守候在相思的渡口,关于在无人守候的渡口的介绍

一直相信,世间有一种音乐,轻轻柔柔,可以唤醒生命,飘逸曼妙;一直相信,世间有一种文字,清清浅浅,可以柔声倾诉,馨香婉约;一直相信,世间有一种情思,缠缠绵绵,可以直抵心扉,澄澈明媚。 情深如海,是否梦一...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