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姿势新看点

我们谈起了自己做过的最可怕的梦

  • 日期:2020-06-30 12:02:16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242

我们谈起了自己做过的最可怕的梦(图1)

最可怕的梦

● 边际(大连)

高尔基在回忆列夫 · 托尔斯泰的《笔记》中,记叙了一件事。

一次,列夫 · 托尔斯泰问高尔基:您做过的梦里面哪一个最可怕?

高尔基讲了他做过的一个梦—

一片积雪的平原,地面平滑得像一张纸,连一座小山也没有,一棵树也没有,一丛灌木也没有;只有寥寥的几根桦树枝隐隐地露到雪上面来。在这个死寂的荒野的积雪上,现出一条几乎辨认不出来的黄色的路,路从这一边的地平线延伸到那一面的地平线上去,就在这条路上,慢慢地走着灰色毡子的长靴—是一双空的靴子!

啊,这是可怕的。您真的做了这个梦吗?不是凭空编造吧?列夫 · 托尔斯泰显然对这个梦很感兴趣。当天晚上在散步的时候,他拉住高尔基的胳膊说:

靴子往前走着,这是可怕的,不是吗?它们完全是空的—踢踏,踢踏—雪发出轧轧的声音。是的,这是很好的,不过,您仍然有着太多的书本气味。

不知道托翁为什么说这个梦有着书本的气味。也许,高尔基在讲述梦境的时候,用了文学描写的方式?也许,这个梦境本身就具有文学的想象和浪漫?其实,作家做梦或是述梦,具有文学色彩或书本气味,毫不奇怪。高尔基当时就想:我不相信我比他(指托翁)更有书本的气味。

回到最可怕的话题上来。

记得我读高中的时候,在学校寄宿。当时正值,学校停课闹,我们无所事事,就在宿舍里闲扯穷聊。这日,我们谈起了自己做过的最可怕的梦。大家讲了形形种种,可谓五花八门,细节虽各有不同,但不约而同地都做过这样的梦,就是受到追逐而无从逃遁。追逐自己的,或是野兽,或是歹徒,或是奇形怪状的什么东西。有位Z同学说,在梦中追逐他的,是一个无穷大的怪物,体积很大,而且越来越大,他被挤压得无限的小。他觉得这个梦最可怕。我们让他说出无穷大的样子,他说难以描摹。若干年后,这个Z同学看了联邦德国拍摄的动画片《巴巴爸爸》才惊讶地发现,他当年梦中的无穷大简直就是巴巴家族的成员,像极了可变形状的棉花糖。

检点自己所做的可怕的梦,我发现呈现一种阶段性的变化:

在少年和青年时代,可怕的梦多表现为可怕的形即可怕的形状。有些形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如超现实主义画家达利所创造出来的荒诞,不知它们怎么潜入到我的潜意识里面。

而走进和走过中年之后,可怕的梦则多表现为可怕的境即可怕的情境。

这些年来,我就经常做着同一个情境的梦,梦见的场景和高尔基的那个梦有一些相似,也是一片旷野,无边无际的,不过,不是雪原,而是草原。草原上有一条依稀可辨的小路,走在这条小路上的,不是空的靴子,而是梦中的我。小路蜿蜒地伸向远方,两边是高高低低、起起伏伏的野草。四周的空气像是停止了流动,没有一丝的风,所以那些野草也都是静止的,虽是静止的,却是模糊的,偶尔能见到有零星的小花点缀其间,仿佛梵高用他那印象派的画笔涂上去的。路上没有别的行人,只有我在不停歇地走。看不到树,却能听到有蝉在拉长了声音一声声地叫。向远方眺望,看不到天地间的交际线,不知何处是尽头,不知哪里有人家,而我却停不下自己的脚步,唯有踽踽而行。

我必须行,而不能停,因为,远方在呼唤着我!

说起来,这个梦并没有奇形怪状的东西,也没有被追逐而无可逃遁的险情和困境,但独自走在旷野上的孤寂,对我来说却是最可怕的,比看着一双空靴子在雪原上走更让我可怕。

二三十年来,这个梦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做一次。草原、小路、蝉声和行走的我,这些基本要素未变,而有所改变的,是梦境中的色调,由春的鲜艳到夏的明亮再到秋的浓郁,再过不久,就该是冬的苍白了吧?是的,现在再做这个梦,色调很有些灰暗了,如英澳合拍的《恐怖游轮》中,说不上是本体还是自体还是超体的女主角杰西,当看到化身为出租车司机的死神来迎接她时,影片的色调陡然呈现出来的那种灰暗。

我在想,如果再做这样的梦,独自走在旷野上的我,突然发现有一辆出租车出现在身边,那,我不会感到奇怪,而会欣然上车,任凭司机”拉我去另一个世界。只是,我会向他请求:我可以跟你走,不过,请让我把鞋子留下。”

因为,我还有未走完的路,我还没有抵达远方。

接下来的梦,就是一双空的鞋子一左一右、一前一后自己走了,走在荒无一人的旷野上,踢踏,踢踏…

哎呀,这个梦做到这里,竟然同高尔基的梦有点重合了,是不是也多少带有了书本的气味?我不知道。

但我似乎知道了,高尔基的梦中,那双走在雪野上的空靴子,一定是有前因和前传的。空靴子的主人是谁呢?想来,也是想要而未能抵达远方的人吧?

倘如此, 那梦倒也不可怕了,只让人觉得有不可言说的悲怆和悲凉…

还有悲壮!

边际写于大连西郊

我们谈起了自己做过的最可怕的梦(图2)

简介 边际:谐音,大连人。经历依次为:下乡知青,县、市革委会干事,大连市委宣传部,大连出版社部主任,大连西郊棠梨村民。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高尔基

玛克西姆·高尔基,原名阿列克赛·马克西姆维奇·别什可夫。前苏联作家、诗人,评论家,政论家,学者。高尔基于1868年3月16日诞生在伏尔加河畔下诺夫戈罗德镇的一个木匠家庭。1905年,高尔基加入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1906年,高尔基受列宁的委托,由芬兰去美国进行革命活动,在美国出版长篇小说《母亲》。后定居意大利卡普里岛。1913年,高尔基从意大利回国,从事无产阶级文化组织工作,主持《真理报》的文艺专栏。1917年十月革命后,伴随着革命出现的混乱、破坏、无政府主义思潮及各种暴力事件,高尔基与列宁及新政权之间产生了矛盾。1921年10月,由于疾病,也由于与布尔什维克政权的分歧,高尔基出国疗养。1928年,高尔基回到苏联,在斯大林的安排下,他在俄罗斯作了两次长途旅行观光后决定回国定居。1934年当选为作协主席。回国后的高尔基作为苏联文化界的一面旗帜,为苏维埃的文化建设做了大量工作。但20世纪30年代苏联出现的种种问题又使他与斯大林及现实政治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1936年6月18日,高尔基因病去世。

延伸 · 推荐

遗憾,纳什离开是他们做过的最愚蠢的事,独行侠队当年为何要拆散纳什和德克

北京时间5月25日,独行侠队老板马克·库班近日参加了WFAN体育电台节目“Moose & Maggie”期间他谈到与尼克斯队交易得到波尔津吉斯的话题,提到了当年让史蒂夫·纳什离开是他们做过的最愚蠢的事...

千万不要忽略了你做过的噩梦……

因为在夜间阴盛阳衰,所以我们常会做一些悲哀恐怖的梦。如果我们做了类似的噩梦,比如梦到一些众生要来伤害或者是求助我们。不要过于恐惧,更不能梦醒后就把它给忘了。在《菩萨本愿经》中就讲到:“复次普广,若未来...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