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姿势新看点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

  • 日期:2020-05-24 12:12:38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646

寨沟,是上磺羊桥河源头的短窄峡谷,浇灌过大片稻田,哺育着数代儿女,我们故乡的河谷生活,如今是我们故乡的风景。愈来愈远,又愈来愈近。

寨沟是什么?在哪里?风景美吗?好玩吗?有好吃的吗?富裕吗?我知道提笔写寨沟,不知道她的朋友会问。寨沟,是一条从没断过流的沟谷,是我们的母亲河,在我父母孕育和养活我们的地方,她应该是美的,她的出产并不丰厚,更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过目不忘的景象丶美食,她只有短短的几千米,不通公路,也不通水路,时续时断、时起时伏的小路通住谷幽处,与繁华了无关联。寨沟的水是长流的,即便是冬天,她也如就要对孩子断乳的新妇,饱满而羞涩、内敛又狂野,其实应该有许许多多叫寨沟或类似寨沟的地方,曾经离开她便无法生存,而今与她了无关联。寨沟是我们没有成就感感召力的故乡,失去的乐园,我们这些迁徙了数十年的穷的山弱的水俸养出来的乡村人的故乡。寨沟之所以叫寨沟,应当是有过寨子,对过去远久人们影响很重要的寨子,寨子在哪儿,什么用?怎么样?我们都无从知道。于我们这块并无多少文字古迹记录的蛮荒之地,只有凭着还在的地名去想象过去远久的事情。有时在想,要是我还不用笨拙的思维与指头记下她的一些碎片,也许寨沟的名字也将被人忘记,谁都不记得谁都不在意这条沟谷,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我知道,我不是最能表达最能代表她的人。那些优秀而走远的人,那些坚守而忙碌的人,已经很少走进寨沟了。我们的后代,将不再提及寨沟了。这个在上个世纪中叶还有着龙王面坊染坊榨坊和学堂船公有着人家的沟谷,荒凉而萌动。在一转身就是一百年的当下,飘洋过海易,进身边的寨沟却难呐。有许多重要的事要想要做,有很多的风景总是追赶不够,有许多重要的事总是想不明白,有许多重要的事总是做不透彻,为什么一定要纠结于这么个寨沟,这么个无骄傲历史可点、无财富潜力可圈寨沟?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1)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2)

我的妈在劳作的间隙提起过这个包是学堂包,有个私塾先生带着为数不多的学生;那个弯叫面坊弯,镜子一样圆的龙沱水面上支着水车,那儿曾经面条是挂出来的叫挂面,有染坊、榨油坊分榨菜油的、榨桐油的。我们这些人孩提时见过旋转不停的水车下的纸厂,把毛竹呀这些变成黄黄的糙糙的火纸。寨沟深处有大龙沱,里边住着龙王,如果山洪异常大,雷声异常响并有厉风或者垮塌,那一定是大物走蛟成龙。寨沟处有龙君庙,外墙肃静内院神秘,但成了粮点的仓库。寨沟里有铁铺,有木船。我们的先人在水边沟谷产生了,繁衍了。与水与沟谷不可分割了。白天仰仗太阳,面朝着黄土和流水挣着今天的口食与明天的延续。夜晚,点着桐油灯、煤油灯、油亮子松树油脂吗?加班加点割麻搓麻绳纺线行纺棉花,推磨砍猪草。他们常常说,老天爷,赐点太阳吧,赐点雨水吧,不要刮大风,多赐点粮食柴火。没有哪一天哪一刻可以离开得了这山这水这老天。他们供着财神土地神灶神诸神,他们讲人在做天在看,即使人不知鬼不觉做事说话也要对得起天地良心。那时的人,是渺小的,是敬畏有知与未知的。可是时光流到某个拐弯处突然彻底打了个旋儿,我们同龄的人一知事的节点,公路这种事物出现,水路就不重要了;煤炭这种事物出现了,柴就不重要了;看不见摸不着却力大无电出现了,桐油就不重要了。砖墙瓦房齐刷刷立起,当然茅屋就不重要了。比我们稍长的人,亲眼经历亲手改变着一切并比拼着开始迁徙了,故乡的河谷时代终结了。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3)

我落地的那些年,很多生命哭着喊着冲寨沟而来,有山有水有田有柴,过日子足矣。来则来矣,平淡。长则长矣,自立。几乎没有从小不劳动不挨打骂,几乎没有手心的肉含着的珠。那些年,人一落地就要知恩就要回报。那些年,不能创造财富的人,生活是粗糙而简陋的,是没有资格说不是或者为什么的,甚至,母亲也不是温柔的,用现在的眼光看,我们的妈不像亲妈,完全是悍妇,小小的孩子得搭板凳做饭弄猪食,当保姆带弟妹,几乎没有讲过道理,骂我们轻辄砍脑壳的重辄天收的打我们轻辄用竹片打手心,重辄用竹枝抽,重要的是要脱裤子扑在板凳上,宁把娃儿皮股抽花也不要抽坏裤子,布料不易啊,扯布是要布票的,并不是每个人过年能穿上新衣服,总是小的捡大的旧衣裤,加裤脚边衣袖边被破洞补线缝是日常。小小的孩子自己都记不清多少岁就砍柴放羊挑水推磨做饭喂猪,幸运的才能上学,或许背着弟妹进教室,迟到旷课不做家庭作业随意得很想想那时的老师真是大度!。大人过生一顿嘎肉细娃过生一顿打那时,不止一个细娃怀疑自己是不是爹妈亲生,是不是看见老汉爸就缩成一团的。那时,女娃也是娃,没有细皮白肉的讲究,光脚板黑脸巴挑水砍柴粗喉咙大嗓门,转眼几年黄毛丫头就变成粗粗壮壮的别人的新媳。那时的瘦被叫着丑,大背娃不搭掉的才是好女人啊。那时的童年与生活交织纠缠,并没有为童年而设计制造的各种乐事。唯有啊,寨沟是温柔是博大是快乐,是童话里的世界,孙悟空和水龙王都在寨沟的深处,那大龙沱小龙沱不就是他们的宫殿么?那大龙沱上头悬着的牛肝马肺不就是在梦里派送给我们的美食么?所以,我们的不足以向外人道也的幸福居然是,被派去寨沟劳动,而不是在家剁猪草刨洋芋。放羊砍柴打猪草就是上等活,尤其是放羊,从入口小路吆进去,剩下的时间就是你的了。是你的了。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4)

男娃儿可以光胴胴下河来去自由。女娃儿捂着眼骂一句“背万年时的”慌慌的逃到远离河水的坡上,晒太阳数纱子扎花袜底板,交换着梳辫子,有时大的数小的唱《十哭》这些调调单一的山歌。我三四岁开始跟着大我六七岁的大姐进寨沟放羊,“三九四九,冻死猪狗”冬天一出门就掉鼻涕,风抽打着并不是很干净的薄棉裤子,薄棉裤子抽打着我没有多少脂肪的腿,头自然往石块样硬的棉袄领子里缩,手上冻包与创口纵横交错,哈一口热气便恢复一丝知觉,脚,不用说,一出门就没知觉了,胶鞋很久不会洗因为基本没有多的鞋换(哪知现在的女性动辄几十双鞋)布鞋踩在泥水里马上湿透,棉鞋,小时候大概总共穿过一两双棉鞋,那可是过节走亲戚才穿的。刚踩在冻结的泥路上,却像踩在火堆一般激灵着又弹跳起来往前赶。放羊娃的冬天,是蹦跶的冬天。我们蹦跶着捡枯树枝树根和枯草生火,“前面烤糊后背冻木”蹦跶着少不了摔跟头,被棘荆割破,蹦跶着挨到春节,挨过十五,挨过二月花朝,才渐渐温暖过来。花都在开了,太阳变得亲切起来,风柔和不少,关键是足下不再坚硬。就这样,活路变得有趣了。把橡子皮中心磨薄穿一根细竹节,母指食指一旋眼前风一样的小螺旋抚摸着全身的欢乐细胞。把画(音)香树没有节的新枝割下来取一段皮就是上好的叫叫儿(口哨)野豌豆荚,野麦子杆…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玩意儿(玩具)要是谁发现了一块银石头(白色类似白玉石)的,弄回家敲打磨琢成漂亮的子儿,我们还会路过邻居家大杏子路仰头看风会不会吹掉几棵砸在头上,享一次口福后的杏仁也是上好的子儿,如果都没有这样的运气,随便在乱石子中挑几籽兜进荷包(口袋)久而久之,也抓得油光水滑。我们在地上画房子,用算盘珠丶牛麻子等串成圈,去跳屋,一双鞋跳不了多少天,就破了。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5)

“七九六十三,过路行人把衣单”晃悠晃悠的,太阳突然烧人了。男娃子干脆敞怀或光胴胴在家门口晃悠,女娃子把衣袖圈到肘弯以上。油菜花花从上坝开到大坝,站在寨沟的顶上看一会儿,金色的数十里让眼睛就花了。打不够猪草的,眼睛一闭钻进油菜林,一哈哈儿筐就满了,野菜黄脚叶妈妈们是欢迎的。门前包谷挂胡子,豌豆胡豆四季豆挂果,洋芋陆续挖回家分选后下地窖。天黑了,娃儿也开始不回家了,白天挂方(盯梢吗)好的豌豆地里一滚,兜里包里嘴里肚子塞的都是人间美味,脆脆的、香香的、甜甜的,皮合着嫩豆子!妈爸别呼着我们回屋!老鹰抓小鸡打仗抓特务躲猫猫(记得一个小玩伴居然躲进草堆睡着了)跳草绳胶绳…“九九八十一,下河摸鳅鱼”放学的娃儿也不回家了,妈老汉的撮箕是捞鱼的好工具,花斑鱼丶门板鱼丶麻鱼子休眠整个冬天的鱼拖儿带崽全出来,小沟里稻田里河里石头缝里水草,基本上都有。捞到大的,用节节草串起,小的又放回去,往往是浑身上下无一丝干处,手上脸上无一处干净处。且慢,你娃儿脚杆上巴条水蚂蟥!啪一巴掌,包管滚下水。“不怕烧不怕煮,就怕放牛儿翻。”蚂蟥的天敌是放牛儿呗。妈呀你捞的不是黄鳝。明明是水蛇!娃儿闪电般甩掉撮箕,裤儿也不穿爬上岸去,脸变得如纸白。所以,眼睛无光、吃饭不香,梦中盗汗,爹妈便在太阳落土前喊xx娃子快回屋,别的人帮着答“回来嗒”也有央人在鸡蛋上画在头上滚,煮了剥壳真发现小猫小又狗,叫烧胎。小孩子居然几天又活蹦乱跳了。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6)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7)

那时候土地还没分下户,农村是融入社会的。小孩子最拉风的时间莫过于分粮食。还没轮上自己家的时候,爬石滚钻草垛扮家家娶媳妇选个乖女娃扮新姑娘,叫声震耳欲聋。等到叫自己家,帮牵口袋扶背篼,动作麻溜。谷子包谷要过秤,洋芋红薯有时估堆堆,分配的依据似乎要按工分多一些,人头也似乎占很少的份额。关键时候,青壮劳力多的人家成了一队一块最荣耀的。好在我们家养了不少猪,肥料也可以抵工分。我爸在外地搞副业,给队里缴钱买工分,否则一个班的细娃儿们要饿肚子。那时的猪是吃一半卖一半,要去扯留猪证(宰牛羊的证,一头一张)因为不够吃,也得花钱买别人家的证,有的人家因为困难猪只有全卖。没有多少人家经常见油荤,过节可以管够,来远客可以巴着尝一点。宰猪后把边油加盐加黄豆卷起成筒,用棕叶做的茆子捆成三节挂在灶头,烟熏火炕,妈需要时就切一小圈炸成化油,放几点在菜里。如果来一个两个客人,妈还会切一小段腊肉分成小片煮到面条里,客人吃肉吃面,我们喝面汤,条件容许,也可巧吃到很少很少的面条与肉沫。年少时我们特别盼望来客人,真心的感谢来的客人。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8)

如果家里来了远客,那自然要去寨沟。经过只剩下学堂包面坊弯名称的地方,去拜老龙王,看牛肝马肺,看修水库在山洞里留下的灶,抓螃蟹钓鱼。夏天的时候边走边歇,择几块平滑的石板,坐着将脚浸在水里,一会儿从脚到头就清凉了。夏天的寨沟是闹热的,放牛娃儿,上学堂的,寨沟河水流经地和没有流经的地方的人,都来了。男的一头扎进里凫澡,女的带来脏衣物洗了顺便找几棵树系上绳子晾晒开来,五颜六色,扬扬,有些好看!讲究的,还会带去些葵花籽、花生这些奢侈品,沐着风,听着水,慢悠悠的,太阳便红着脸跌到山那边去。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9)

寨沟的两岸逼仄,打个比方吧远看前边人走在中间似乎伸平手就能摸到两边的岩,流到面坊湾学堂包处豁然开朗。政府组织大家于是筑坝建水库,水库外靠酒厂与供销社职工楼这头的石梯子就把大部分的水送进羊桥河。另一小股水在卫生院那头由小水渠淌下冲击着一辆水车保障着一个小火纸厂的运转。说实话吧,有水车的那条路远是远了点,可我们放学爱兜着弯去,看水车冲着长臂玩意儿哐哐一下一上的撞击竹枝草类。包括水从小木槽急忙忙流到水车上,有那么些有趣。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10)

寨沟其实是简单的,四季周而复始。寨沟河哺育的人家是平静的,生活四平八稳。普通的人家,若是养了女儿,从她几岁开始攒陪嫁品,比如攒棉花,比如种做嫁妆的柏树、杉树,比如绣铺盖面子,做一双又一双的各种布鞋;男娃儿小的几岁开始相媳妇子,相成功的辞年过节背个长猪肘子,一头比自己高,一头在地上磕磕碰碰。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11)

寨沟的变化追溯起来,应该归功于各类人的融入。知识青年的融入,建医院医生和健活理念的融入;建供销社职工宿舍,建酒厂企业人员与的融入,在人们的心中树起标杆,为生活导了航。职工与农民的孩子耍,思想追求自然趁同,所以有细娃儿自觉想读书、爱卫生。比如吧,职工家的女娃儿穿白衬衣毛裙子多漂亮啊,细声细语人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多文雅呀。这些女娃怎么吃怎么穿怎么坐怎么站就是教科书。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12)

寨沟边的人家以前一般不会将钱花在外边的餐馆小食摊上。可是,街上的烧饼、米糕、油条实在太香太诱人了。孩子肚子痛发烧咽不下红苕洋芋和包谷时,就会弱弱的提起想吃谭家林家的米糕;想吃金家的烧饼,想吃桥头国营饭店周老汉炸的油条做的包子。这些,不止是美味,更是良药。不知道有多少寨沟孩子,梦想过吃够米糕、烧饼和油条的?买这些每个都要5分钱,如果有粮票的话,5分钱2两票可以买两个。正因为这个,我们梦想过吃商品粮。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13)

父母都是农民,怎么吃上商品粮?安排就业的路走不通,唯有考学、参军了。可是,那时我们都是半工半读的,早上放一会羊扯一会猪草才出门,冬天抱一抱红苕夏天抱一抱洋芋,边啃边上学去,啃不完的干脆塞进布缝的布包里,真的,我们的课本一直有红苕洋芋的气味。放学回来赶紧刨几口吃的又去放一会儿羊,扯几把猪草直到天黑。我们的夜生活开始,夏天是要刨洋芋皮的,大的小的分配任务,大的一大盆小的一小盆;冬天要推磨,大的双手抓磨爪子(四声)小的一只手抓搭手,还有人喂磨,向前一大步推着突然转弯,向后退一步又转180度,一圈又一圈,手脚发麻眼睛发沉,就这样,把冬天推走,把春天推来。我们的兄姊还用过碓窝,舂过米,舂过糍粑,是粉碎机和电解放了我们。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14)

中高考来了。寨沟边的孩子迎来新机会。寨沟的孩子出了第一批大学生中专生,张家、胡家、向家、伍家、杨家,有机关职工家的,也有普通农民家的,有男孩子也有女孩子。这些家也许没察觉,已经成了众人的仰慕。他们陆续的坐客车走了,大都没有再回来,但是他们的去向却插上翅膀飞了回来。谁家的娃成了教授,谁家的娃当上大律师,谁家的娃成了名医名师出国闯天下。他们把寨沟的眼光牵引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女娃子也能打着手电筒下夜自习回家,以前的规矩是有客人不上桌,笑不露齿的。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15)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16)

有水有鱼有规矩的老地方,她的出产并不丰厚,失去的乐园,副本(图17)

有的人并没有离乡却回不来了,比如我的父亲,去了二十余年没再回来。合棺的时候,特别多的眼泪,旁边的人扯着袖子说别让眼泪落进棺材内,这是规矩。寨沟边立了许多新楼房,搬来许多新的人,寨沟的山上,添了不少新坟。老人们都特别怕死,这日子是过去想都没想过的好,怎么舍得走?我们这代人,特别感恩时代,少年时丰衣足食安居早已实现,而今养起花旅行着讲究礼仪品味,替换去的老日子毕竟是苦日子穷日子没有脸面的日子。寨沟安好,水清山绿,富裕民主文明和谐美丽,尊严而平安的活着,有多好!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副本

副本的概念最初是在著名网游"无尽的任务"中出现的,简称"FB"。副本任务是现在许多角色扮演或其它类别游戏中都拥有的一种任务,它通常是在游戏本身基础上半独立、在任务的团队内完全独立的任务,它通常在团队配合、协调之下能够顺利地完成。副本任务通常是一些游戏里多经验和多金钱的任务,是众游戏玩家所倾向的任务。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