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姿势新看点

幸福都是些小事儿

  • 日期:2020-05-24 11:56:30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663

中秋节回家,和妈妈一起逛街,在路边看见看见了一个卖糖炒栗子的摊,手里全是购物袋的妈妈还是嚷着要去买一份。我以为她想吃,就陪着她一起排队。回到家以后她就不停地扒栗子,往我嘴里塞,我问她:不是你要吃吗?你干嘛老塞给我。

眼睛,唯唯诺诺地说我很小的时候她出过一次差,回来带了许多栗子,我坐在地板上一个个地敲开,发现都是空的。于是我就哭了,哭得特别伤心,她一直哄我,怎么都哄不好。我回来之前的几天她又梦见了这一幕,今天看见了就想一定要买回来给我吃,一定要。

爸爸和妈妈在楼下散步,看见小区里的孩子们跑来跑去,爸爸说:啊,也不知道这小子未来会有个儿子还是女儿。

妈妈说:我喜欢是女孩,男孩我伺候够了,太烦人了,女孩多好,美美的。

爸爸说:那生了男孩你别带,我带。

妈妈忽然就很生气:谁说不带了?那怎么能不带呢?谁说不带了?

妈妈超级喜欢打麻将,有时候会到小区里的室(东北叫麻将馆)玩很久,春节时邻居们会结伴去那里玩,经常会忘记时间。有一次到了午饭的时间妈妈还在玩,爸爸和我说:叫妈回来吃饭。

我打了个电话给妈妈,却没有人接。我又下楼去小区里的麻将馆找她,发现她的手机就在手边,上面还有我的未接来电,等她摸完最后一把牌我问她看见电话为什么不接哦。

妈妈说:静音,没注意。

我说:骗谁啊,手机震动你都不会调,还静音。

谎言被揭穿了,妈妈却大笑起来,我还是搞不懂。

隔了一天,她又在楼下打麻将,又不接我电话,我和爸爸抱怨说不想下楼了,太冷了。

爸爸说:你去嘛,都是被儿子们叫走的妈妈,她们就那么一点虚荣。

我顿了一小会,收拾地净净下楼去叫妈妈,室里声音很吵,我远远地看着妈妈,回去的路上她和我说:阿姨们年轻时都活得很辛苦,现在也都有各自的困境,但是坐在一把牌就什么都忘记了,要是还有孩子能站在门口提醒他们回家,那真是幸福完整的一天啊。

我问她:为什么每条语音你都只说一句话,发那么多条。

她瞪大了眼睛问我:不是按一次只能说一句话吗?

我说:你一直按就可以说很久啦,你再试试。

妈妈拿起手机打开,对着我发语音。开始她按下去就已经可以说话了,但是她仔细确认了一会,好像跟不上手机的反应,犹豫地对着手机说:一次可以说几句啊,真的是这样吗,别骗我。

原来前面空出那几秒,是妈妈衰老的时间。

妈妈开始用后就各种换头像,用过自己的照片,后来疯狂地喜欢上了部长。

她曾经用过这个头像,感觉有一股睥睨朋友圈众生的霸气暗藏其中。

但是她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点开后连起来念容易出现另一种效果。

后来我妈妈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她又换了个头像。

她还喜欢玩红包,许多时候我都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但也会妥协。

后来妈妈教爸爸用,还给我们家建了个群。爸爸老是分不清群和私聊,经常说窜。

后来爸爸终于烦了,问妈妈有事就打电话吧,用这个干嘛呢。

妈妈一脸蔑视地说:你傻,会了这个你就能离你儿子近点了。

小的时候和爸爸学会了不注意听妈妈讲话的坏习惯,具体表现在我和爸爸看球时,妈妈在厨房做好饭叫我们却没有人应她。于是妈妈就飞进来两个拖鞋,我和爸爸就一人抱着一只拖鞋,脸还对着电视慢慢往外走。

长大一点后在家里玩电脑游戏,妈妈叫我吃饭时几乎又被忽略掉,于是她就气冲冲地走到我的房间来,拽着我的耳朵去吃饭,无论我有没有打完那一盘。当时的妈妈力气好大,每次敲我都很痛。

后来我上大学,工作,就离开了家,偶尔回去,被妈妈叫吃饭,依然还是不动,偏要等她过来打我,我才肯出去。妈妈开始老了,走路已经踩不出声音。但是她打我依然很用力,虽然一点也不痛,但我还是要浮夸地装作很疼,一边慌慌张张地躲着,一边爬出门去厨房。

爸爸说:你都这么大了,吃饭还要妈叫,被打不丢人吗?

他哪里知道,能这样被妈妈打,我有多享受。

今后的日子还请母后继续关照,继续用力打我哦。

美丽的陈女士

谢谢您这么多年的付出

真是辛苦了

现在

我们交换位置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妈妈

“妈妈”是母亲的口语,是天下最美的称呼。“妈”从造字上看,妈是形声字,从女,马声。本义是称呼母亲,重读仍为原义。母亲,简称母,是一种亲属关系的称谓,是子女对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广雅·释亲》:妈,母也。《康熙字典》“俗读若马,平声。称母曰妈。”在历史长河中,“妈妈”这个词的含义经过变化,但是必须强调的是:“妈妈”不是外来词,人类的各种语言中,MAMA的发音总是用来称呼母亲的,因为这是人学会的第一个音节。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