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姿势新看点

关于“孝”的困惑与焦虑

  • 日期:2019-12-04 21:49:12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450

一直以来,孝被定义为中华传统文明的重要部分。而现在,孝正在变成了一种中年困惑与焦虑。我就是焦虑者之一。

最近倍受一位大哥的指责。他说要像敬佛一样敬父母,又告诫我孝最重要的是顺。我不太懂的如何像敬佛一样敬父母,但我理解两句话合在一起的意思应该是:要把父母的话当做佛经不可违背。但我心里有个疑问不敢问他,如果父母病痛难当,要求尊严的离开,要不要遵旨照办?如果父母节俭成癖,造成营养严重缺乏,也要顺着他们吗?顺,是不是比健康甚至生命更重要呢?

关于“孝”的困惑与焦虑(图1)

孝经开宗明义篇中讲:夫孝,德之本也。”孝“字的汉字构成,上为老、下为子,意思是子能承其亲,并能顺其意。

而《二十四孝》中《埋儿奉母》的故事讲:汉代穷人郭巨,有儿子三岁,郭母心疼孙子,就少吃省下给孙子。郭巨不是想增收,而是节流。他决定将儿子活埋,好让母亲吃饱。依据是儿可再有,母不可复得。″这么一个没人性的家伙居然成了孝的典型。不知道郭巨母亲的意愿是什么?如果老太太知道孙子是因为自己而死,她还能心安理得的活下去吗?

这就出现了一个悖论,如果顺是孝,那么不经老人批准,活埋亲生骨肉。一灭绝人性,二践踏法律,三毁母名誉。居然成为世代楷模,足见传统意义的孝,多么扭曲,多么经不起推敲。

关于“孝”的困惑与焦虑(图2)

我生活在小城市,经济条件还不错,有能力让老人有幸福的晚年。但现实是妈妈过的非常不好。她每天孤独的一个人在家,中午吃早晨我们预先做好的饭。最近因为腰痛加重,不敢喝水以减少上厕所次数…心疼!有用吗?可以去有专业医护人员的养老机构,她排斥;可以雇保姆,失败。我应该顺着她让她受罪,还是逆着她使她更健康长寿?怎样才是孝?

关于“孝”的困惑与焦虑(图3)

近期我发现不少朋友也在为此焦虑。

朋友A老人住院,姐妹二人昼夜分班护理,A白天上班负责晚上护理。因为老人大小便失禁,晚上至少三次清理,最后体力不支晕倒在医院里。然而老人依旧不允许顾人。

朋友B在外地工作,母亲和儿子在同一城市生活。母亲生病她请假回来照顾。母亲康复,她要回去上班了,母亲故意摔伤自己,要求女儿留下。

朋友C在负责办案,父亲手术后刚从ICU转出来,母亲就赶走他的姐姐,要求儿子回来伺候。儿子在家与工作的奔波中接近崩溃…

朋友D节俭了一辈子的父母疯狂的迷上了保健品和各种器材,不惜花掉几十年积蓄。D劝他们时,父母竟然认为他不舍得钱,卖保健品的才是真正关心他们、孝敬他们。

朋友E夫妻双方父母都有病,于是各顾各家,夫妻生活几乎变成了偷情。当然也有老夫妻分离,在不同的孩子家养老的。

有一位朋友悲观的说,最绝望的是,八十多岁的人好像进了叛逆期,和你对抗到底。你没能使他们生活的更好,他们却能使你生活的更坏。再这样下去,我就完了。

关于“孝”的困惑与焦虑(图4)

这些朋友的共同点是,都希望也有能力让老人比现在生活的更好,但没有时间、精力和体力。而父母这代人又有相当多的人不接受机构养老和保姆。

最近另一位朋友说奶奶97岁了,父母也已年老,无力照顾。十年前,就强制把奶奶送进了养老院。几次犯病都抢救及时,现在奶奶已成了全村最年长的人。

我很迷惑,朋友的父母是不是不孝呢?我顺着妈妈,让她过如此苦的生活,是不是更孝呢?

关于“孝”的困惑与焦虑(图5)

从孔孟到清末,两千多年,中国社会几乎没有多少变革。特别是家庭中,一直是以老人为中心,女人承担家庭劳动,年轻没有话语权。

现在,社会分工在变,家庭结构在变,生活节奏在变,人类寿命在延长,女性与男性一样承担社会,人口迁徙加剧,政府还在研究延迟退休…养老也不再满足于吃饱穿暖,社会也已经了多种形式养老的可能。科学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都在提速,世界呈现出年轻人在引领,中年人疲于追赶,老年人茫然不知所措的局面。老不再是本钱,不能再靠经验吃饭,老年人的权威感在丧失殆尽,老年人内心是恐惧的、抗拒的,这已经不是他们熟悉的世界。他们不喜欢也不适应,更不懂。所以有人认为这是部分固执的老人对世界的抗争,他们用拒绝接受、拒绝融入的方式宣布他们的意见。中年人怎么办?停下来配合老人?还是强制他们接受新环境?这是一代人特有的现象,还是一代代人的恶性循环?

关于“孝”的困惑与焦虑(图6)

我曾试图带妈妈去养老机构参观,她伤心的对别人说:过去生活那么艰难,我都没把她扔掉…在她的意识中,在家,儿女照顾就好,吃糠咽菜都行,雇保姆、进养老机构就等于抛弃她。然而她自己在家,我不得不远程监控她,担心她犯心脏病来不及抢救…

关于“孝”的困惑与焦虑(图7)

眼前时常会出现两个场景,一个是在窗明几净的高档养老院里,护士每天定时来量血压体温,医生定时检查调整药,护士陪着或推着老人散步聊天,老人们互相打招呼说笑…一个场景是妈妈独自在家,孤独的盯着电视屏幕,艰难的起身倒杯水吃药…这两个场景,我妈妈选择后者。

关于“孝”的困惑与焦虑(图8)

选择家庭养老,同时拒绝家政服务的老人,往往是对儿女过度依赖、占有欲强,同时离开家就没有安全感的人。他们的选择意味着儿女没有选择。儿女就必须放弃自己想要的生活,淡化对其他家庭成员。因为在中国的伦理道德中,对配偶的、对子女的和义务都不是道德问题,孝高于一切。对郭巨的话延伸一下就是:配偶可以更换,儿女可以再生,父母是唯一的。

关于“孝”的困惑与焦虑(图9)

中国渐渐进入老龄社会,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困惑。父母高龄多病,我们也已不再年轻。三十多岁的人,在焦虑孩子的教育,理直气壮。五十多岁的人,焦虑老人的照顾,小心翼翼。教育有学校协助,养老我们在孤军奋战。但三十多岁的焦虑,被广泛认可,五十岁的焦虑可能被指责不孝。

养老不会像郭巨的故事里那样,活埋儿子时挖出金子来一日巨富,结局。养老是个渐渐恶化的漫长过程,中年人没有权利病倒,渴望休息,又对退休充满恐惧。恐惧从此生活失去了缓冲,更恐惧自己也活成上辈人的样子…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养老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人口的养老隐性问题将显性化。解决农村人口养老问题将是社会不得不面对的重要任务。在目前广大的农村地区,家庭养老、土地养老、社会保险养老三种模式是基本的养老保障方式,而社区养老模式则是一种新的尝试。养老在中国基本养老保险的收支缺口将高达9.15万亿元,截至2004年底,中国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空账规模累计已达7400亿元,而且每年还会以1000多亿元的速度增加。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