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姿势新看点

老盐河边的陈年旧事———姥爷的小推车

  • 日期:2019-10-13 11:17:02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美
  • 阅读人数:358

老盐河边的陈年旧事———姥爷的小推车(图1)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眨眼瞬间往昔已远。不管人们怎么感叹时间飞逝之快,时令依旧按照自己的节律运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虽然身处日新月异的环境里,生活的快节奏中也无暇顾及那些星移斗转。忙碌工作、余暇偷闲。对于常穿梭于城乡之间的我,从喧闹的城市到静谧的乡间,车窗外那四季变换的田野时常在心底里引起微澜。走近那熟悉的天地,脑海中时有昨日重现,从清晰到恍惚,从恍惚到随风飘远。经历过半个多世纪的风霜雪雨,那些儿时的印记,多已随时间老人的钟声弥散,只有那些大脑深处的印痕拂去浮尘后才忽隐忽现。行走在故乡的街巷里,偶遇某个老物件儿,蛰伏的记忆被激活后思绪会追溯得很远很远…

麦收前几天回老家,偶然发现一堆散木头横七竖八地躺在老枣树下,好多鸟粪落在上边,依稀辨认出这是一辆小推车。车体面目全非,车轮扭曲变形,金属部分锈迹斑斑。这不经意的一瞥让我心中一紧,我倒不是嫌它杂乱破败的样子有碍雅观,而是这个物件儿把我的思绪顿时拖拽回四五十年以前。莫非这是我小时候家里的那辆小推车?

因为我家的小推车与众不同,所以它给我的烙印很深。童年的印象中,别的小推车空车分量轻;而我家这辆小推车厚重,装上东西反而平衡性很好。根据母亲提供的信息推算,小推车打制于1925年,是我姥爷找柱子姥爷的爷爷制作的。柱子姥爷是我姥爷的前邻,是个远近有名的木匠。我小的时候,他平常在交河城里做工,下班后也有干不完的木工活儿。那时候住姥姥家,经常跑到他家去玩儿,见人来他也只是点点头,埋头摆弄他那些木件儿。儿时的印象中,柱子姥爷家屋里到处都是做木活的工具,木工应该是他家祖传手艺。当年姥爷做这辆车的时候肯定是精心准备,除了木头轱辘上的铁箍,整车没有一颗钉子。主材选用枣木、梨木和槐木等优质木料,精挑细选老料做成车轴和轴套。蜡黄色的车体加上琥珀色的车轮,活脱脱就是个艺术品。姥爷精细入微的选材加上老木匠炉火纯青的技艺,小推车集美观和耐用于一身。嘉峪关的关隘、献县单桥等古道上那些一尺来深的石头车道沟,都是这样的大车小车碾压出来的。

老盐河边的陈年旧事———姥爷的小推车(图2)

“打起鼓,敲起锣,推着小车来送货”如同老歌唱家郭松的《新货郎》里唱的一样,姥爷推着这辆小推车,每天早晚一次走街串巷售卖日用百货。姥爷做的是小本生意,车上有洋火洋蜡、针头线脑和油盐酱醋茶等小商品。母亲说,姥爷特别喜欢这辆车,拿着当宝儿。他是这辆小推车的顶级发烧友,对待这辆木推车比现在的汽车4S店还要精细。姥爷每天用后都要擦拭干净,一年刷一遍桐油,油得锃光瓦亮。他心里的小木车如同现在汽车达人眼里的劳斯莱斯幻影。如果后人一直都和姥爷一样珍惜保养,到现在肯定成了极品。估计这件古董级的“姥爷车”要被送到相关的博物馆里,而且要占据C位。

老盐河边的陈年旧事———姥爷的小推车(图3)

后来姥爷年岁大了,不再用这辆小推车做买卖。舅舅上了几年学就去闯关东,后在沈阳成家立业;二姨、三姨使用小推车。有一年大秋,三姨从地里装了16捆谷子往回运,“谷个子”高高堆在小车上,完全遮挡了视线。三姨一个趔趄,连人带车倒向路旁的水井,谷子掉到井里;多亏结实的车把挡在井沿,人总算没掉下去,小推车救了三姨一命。二姨、三姨出嫁后,年纪小小的四姨就学会了全部农活,也成了小推车的新主人。七十四岁的四姨对于这辆小推车记忆犹新。她回忆说,当年春种秋收都离不开这辆车,春播时往地里运送肥料一天要跑几十里路。木质车轴和轴套的“吱扭扭、吱扭扭”摩擦声不绝于耳,阡陌纵横的田野里“小车进行曲”一路相随。多少次挥汗如雨,多少个欢声笑语都飘落在每一个朝朝暮暮里......

老盐河边的陈年旧事———姥爷的小推车(图4)

当年,对于身材单薄的四姨来说,驾驭这辆木轮小推车还是很吃力。姥姥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娘儿俩下决心要把木头轱辘换成轻巧的胶皮轱辘。建国初期国家百废待兴,工业制造还刚刚起步,金属车轮和橡胶轮胎等都是大厂子产的,属于高档物品;乡间打铁匠和小炉匠望尘莫及,所以价格不菲。姥姥和四姨就靠养猪卖钱,秋后猪出栏才攒够橡胶车轮钱,木轮换成胶皮轱辘,车子立马轻快许多。四姨回忆说,换了车轮后她一次能推18块大土坯,每一块都要超过20斤,小推车承载400来斤重物还能畅快运行。要知道,此时这辆小木车已经30多岁了,足见当初姥爷和老木匠打磨这辆小推车时的深谋远虑。

老盐河边的陈年旧事———姥爷的小推车(图5)

四姨结婚后去了包头,后移居北京。小推车辗转到了我们家,由于家里人多活儿多,一年到头忙不完,小车几乎每天不离手。垫宅子、盖房子,小推车是绝对主力;每一锨土和一块砖都是它推送得。春天播种要用它运肥料和种子,麦收要用它把麦子运回粮囤,忙碌的秋收秋种跟着连轴转,冬天推土垫圈也从未闲置。农耕文明时候的乡下,离了小推车这个运输工具,基本上等同于空手攀登珠峰。生产队长派活,都是社员自带工具出工,对于小推车来讲,那是真正的“私车公用”有时候,大人们去地里干活,把孩子放到小推车两个把手之间的横担上,小孩子扶着车厢板美滋滋地享受“坐骑”到地里,大人们忙前忙后,小孩子在田间地头任逍遥。收工后,困乏的孩子躺在小推车里,在颠簸的“硬卧”里畅游梦境......

老盐河边的陈年旧事———姥爷的小推车(图6)

小推车除为家里和生产队效力,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跟着去挖河。1963年,主席一声令下:“一定要根治海河”从此,每年秋收之后,男壮劳力要“出河工”出河工简单说就是在测绘好的流域里靠人工挖土,把挖出来的土推至两侧成河岸;将海河水系的洪水导入渤海,这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国家工程。现在我们开车过子牙新河特大桥要好一阵子,河的宽度超过三里地。这样的大河和华北平原上大大小小的人工河流一样,都是民工们一锨锨挖出来,一车车推出来的!父亲和大哥都曾经带着这辆“姥爷车”奋战在挖河一线。我至今能记得河工们挖河的宏大场面,他们风餐露宿,夜以继日地劳作。在长长的河坡上,数不清的小推车多装快跑,走过的路程不计其数,推出的土方堆成长龙......

老盐河边的陈年旧事———姥爷的小推车(图7)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小推车

小推车是婴幼儿户外活动的必备辅助工具之一。

姥爷

《姥爷》是蒋雯丽的首部自传体随笔作品集,记录了她内心深处的童年故事。全书以第一人称,讲述了上个世纪70年代,作者与自己的姥爷相依为命的童年生活,从出生、成长到成熟,生命在亲情中传承,在温情中延续。文中弥漫着浓厚的怀旧情怀,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其中对于亲情的描写极具感染力,动人心扉。《姥爷》随书附送蒋雯丽首部自导自演电影《我们天上见》高清DVD。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拉菲1982
拉菲1982
陈年陈事陈冠希,求下联?
2019-10-14 21:05 786
一直在路上
一直在路上
假茶做旧茶饼整体紧实度不好,而真茶是边缘有自然松动
2019-10-15 03:38 444
seven_29
seven_29
假茶会有微微的酸味
2019-10-07 08:43 181
关键之年20
关键之年20
如何分辨“新鲜老茶”和陈年老普洱?
2019-10-10 07:54 762
晨晨0628
晨晨0628
老茶顺滑,甜,汤厚重粘稠(普洱陈化后主要物质为多糖)
2019-10-13 23:16 199
zhangwalte
zhangwalte
老茶边缘和表面都会有自然松动,新茶很紧实
2019-10-12 06:29 671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