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姿势新看点

越来越多的企业,低代码相当于链接了底层的云和顶层的端

  • 日期:2021-03-03 18:00:13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优
  • 阅读人数:536

越来越多的企业,低代码相当于链接了底层的云和顶层的端(图1)

作者 周继凤

零基础、不懂编程代码,却能独立研发一款软件?

这似乎听起来是天方夜谭,但正在一点点变为可能。

北京32岁的“代码小白”刘芳,因为孕期遭遇租房纠纷,促使她萌生一款应用的念头。她希望在这款应用上,房东、中介和租客三方实现信息透明,让租房这件事变得简单、公平。

在花一天时间消化了四个讲解后,刘芳基本掌握了钉钉平台上的低代码工具“宜搭”边学边动手,最后真的搞出了一款名为“北漂租房宝典”的应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个人租房管家、评论区、租房朋友圈三个板块。

只有初中文凭的阮永华也在自学低代码的教程后,动手实操,“像搭积木一样快速搭建应用”4年间搭出了“九大”靠着这套,他在广西柳州的手机零售圈竞争力大增,趁着疫情同行收缩的机会他逆势扩张,目前共经营着26家手机卖场,成了当地的“手机大王”

泸州一所乡村学校的数学老师彭龙,在没有任何IT代码基础的情况下,研发出了43款软件应用,每年投入费用仅三千元。

他们都抓住了一种叫“低代码”的潮流方式。所谓低代码,即无需编码或只需少量代码,通过“拖拉拽”的方式就能快速生成应用程序。今年年初,钉钉发布6.0版本,将“应用平台”作为新定位,力推低代码之后,掀起了业界对此的新一轮探讨。

零基础的小白真的可以独立研发软件吗?究竟什么样的人需要低代码?“低代码”的出现是不是意味着IT工程师要失业了?这是一场怎样的颠覆式的?

软件千千万,但没一个适合你

提到当初自己为何软件时,阮永华有些无奈:“现成的软件都不能用啊!”

几经踩坑差点关店后,他发现手机零售行业存在明显的bug—完全凭感觉和,哪款机型卖得好、哪位员工卖得多,这些信息都比较模糊,也跟着滞后,员工的工作动力大打折扣。

“必须得把业务数字化。”阮永华下定了决心,但当他调研市面上现成的通用软件后发现,无一可用。

手机零售连锁有行业的特殊性,拿财务举例,涉及全国代理、地区代理、普代,涉及全程保价,通用软件解决不了;商业务也是如此,的是话费、流量包等虚拟商品,不存在进和出,奖励的区间和梯度也很复杂,普通的进销存软件解决不了。

遇到难题的还有陶海锋。身为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的农业综合行政执法队副队长,陶海锋需要肩负起灾情数据统计的工作。

海盐县离海边不远,每年要做多次台风预警和灾情统计。灾情来临时,必须要在2小时内完成各个乡镇的统计汇报,灾情数据要细致到水稻、小麦、白菜等各品类,又分为亩数、金额等标准,计算工作繁杂。

但是如果采购外部的应用软件,摆在他面前的是一项极其复杂的流程:提需求、审批、找IT供应商、再讲解需求,一层层对接,时间成本过高。“项目一搁置就是几个月甚至一年,最终不得不回归‘纸质办公’”他表示。

越来越多的企业,低代码相当于链接了底层的云和顶层的端(图2)

缺钱是数字化的另一大难题。省泸州市古蔺县皇华中学的彭龙,是一名乡村数学老师,平时喜欢摸索电脑。校长看他有这方面的专长,就把学校信息化建设的担子交给了他。接手后,彭龙发现这个工作不好做。

在教育信息化席卷教育体系的当下,慕课、微课、翻转课堂、创客等新概念、新技术层出不穷,而皇华中学连最基础的值周、考勤、打卡都是靠纸和笔。

但学校经费紧张、奉行节俭,“超过五六千基本就不考虑了”找专业的团队花费更高,何况很难找到适合的团队。“别说是皇华镇了,就算在古蔺县城,也没几个技术过硬的码农。”彭龙感叹。

事实上,2017年左右,中国企业开始大规模尝试SaaS应用,此后几年,越来越多的企业、组织甚至个人,意识到了业务数字化、信息化的重要性,但研发成本高、数字化流程复杂、个性化需求难以通过标准化的SaaS满足、传统IT研发方式程序复杂,这些高墙把很多企业和个人拦在了数字化和信息化之外。

市场也需要能自定义需求的新型解决方案。国际分析机构Gartner的一份调研数据佐证了这一点,中国企业在进行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需要很多更个性化的企业级应用场景,比如合约、公章等,而要满足所有业务场景需求,需要至少5亿个新的APP,四年时间才能完成,比四十年前加起来的总量还大。这意味着,近九成的企业都面临新应用。

一边是日益增长的个性化软件需求,一边是传统IT模式承接不住业务发展,低代码,这个10年前在欧美信息化领域就开始酝酿的趋势,突然在国内成为潮流。

不懂代码,真的能软件吗?

低代码(Low-Code)是指使用者用类似搭积木的方式,无需编码或通过少量代码快速生成应用程序。

没有编程基础,没有专业的IT人员,真的能玩得转软件应用吗?

阮永华一开始也不太相信自己能软件,他只有初中文凭,16岁就出来打工了。但在几年前逛钉钉的应用广场时,刷到了一款叫“简道云”的应用,简介中写着“无需编程”“像搭积木一样快速搭建应用”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阮永华入了“坑”没想到,4年下来,他一个人研发了九大。员工卖出一部手机后,可以主动在“进销存”里录入,公司财务里会自动增加一笔收入,进价、利润一目了然,整个流程清晰透明。

乡村教师彭龙最开始做低代码的时候,只有1个人,经费是2000块。他体验了一下氚云试用版后,发现低代码确实入门门槛很低,简单易上手。仅仅7个小时后,彭龙的“值周考勤”应用就在钉钉工作台上线了。

除了小型零售手机卖场、乡村学校这些资金有限、势单力薄的组织,一些大型企业和组织也开始尝试使用低代码。

据钉钉介绍,居然之家从2018年5月开始,已经在“宜搭”平台上出了400多个应用,陆续在钉钉上线;浙江省有140多万公职人员在钉钉办公,已经在“政务钉”上了1500个应用,其中大部分是基于低代码的。

一线的业务人员最懂自己的问题,他们在用低代码后,共同感受是,省成本、省人力、门槛够低。

过去解决组织最直接的方式是采购软件或者自主研发,技术人员和业务人员之间沟通成本比较大,再加上,传统的软件流程繁琐,业务人员需要把需求反馈到IT部门,由IT部门内部或者寻求外部供应商,完了再、试运行,整体效率过低。

而低代码平台带来了改变。

以往动辄几人、十几人的专业团队,上万元、数十万元的研发经费,现在只需要一两个普通的业务人员就能搞定。“至少能够降低企业、组织90%的软件采购成本。”钉钉宜搭有关负责人称。由于成本降低、门槛降低,软件的交付速度也够“快”根据“宜搭”平台的统计,低代码可以把单个企业应用的平均时间从17.5天降低到3.5天。

越来越多的企业,低代码相当于链接了底层的云和顶层的端(图3)

一个案例是,低代码平台OutSystems帮助施耐德电气应用。据媒体报道,OutSystems帮助施耐德电气在20个月内推出了60款应用,将过程加速了2倍,仅在第一年就节省了650天的工作量。

低门槛也同样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普通业务人员都能参与到软件中。之前的很多软件依靠专业的IT人员,研发出来的软件也大多是标准化通用化的产品。但是低代码之后,其实可以生产出一些满足本行业、个性化需求的应用软件。

除此之外,据宜搭介绍,低代码给行业还带来两个变化,以往采购的IT是互相不兼容,而低代码天然互联互通;低代码运维复杂性降低,以往每个IT软件需要专门的运维,但现在低代码背后有相关的平台兜底。

这不意味着低代码没有局限性。在较为复杂、非标的场景下,低代码通用性不如普通软件,而且低代码很难做到多人协同。

按照阿里云智能张建锋的说法,通用软件满足了企业60%-70%的需求,还有30%的需求可能就是企业的人用新的工具快速建立起来的。

所以,低代码和传统方式之间应该是补充和完善的关系,而不是冲击和取代。

风口下的低代码

早在2014年,低代码就是美国IT行业的热门概念,几年后行业跑出了独角兽。2018年6月,低代码平台OutSystems获得KKR和高盛3.6亿美元融资,估值超过10亿美元。

从市场规模来看,全球低代码市场规模在2020年达84亿美元,预计在2021年超过百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是重要的增量。

没有谁愿意错过低代码这样一个风口。国外的商业巨头如谷歌、Microsoft、西门子等看到机会,陆续推出低代码平台,或通过收购布局。国内的IT巨头、传统软件厂商、新兴的SaaS厂商也开始押注。据海比研究调查,国内目前市场上共有低/无代码厂商近70家。

今年年初,钉钉发布6.0版本,将“应用平台”作为新定位,力推低代码。云也推出了云低代码平台,试图降低小程序的应用门槛。

在这场热闹的追风口行动中,大家对低代码的布局却是惊人的相似。

越来越多的企业,低代码相当于链接了底层的云和顶层的端(图4)

国外的架构也类似,微软的低代码平台Power Platform的底层是Azure云计算服务,上层是Microsoft的相关应用软件。

在低代码赛道上,巨头们的核心竞争力其实是低代码背后的底座,也就是云。云和端本身的竞争力,已经决定了低代码平台的稳定性、安全性等其他能力。

但是这不意味着,没有强大的云计算基础和云底座,中小型的低代码平台就没有竞争力。“国内的低代码还是处于起步阶段,很多细分的行业和赛道,其实是需要针对性的低代码平台的。低代码服务商如果深耕某一领域或者场景依然有机会。”邵磊说。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代码

代码就是程序员用开发工具所支持的语言写出来的源文件,是一组由字符、符号或信号码元以离散形式表示信息的明确的规则体系。代码设计的原则包括惟一确定性、标准化和通用性、可扩充性与稳定性、便于识别与记忆、力求短小与格式统一以及容易修改等。源代码是代码的分支,某种意义上来说,源代码相当于代码。在现代程序语言中,源代码可以是以书籍或者磁带的形式出现,但最为常用的格式是文本文件,这种典型格式的目的是为了编译出计算机程序。计算机源代码的最终目的是将人类可读的文本翻译成为计算机可以执行的二进制指令,这种过程叫做编译,它由通过编译器完成。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