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姿势新看点

越来越多美国人假装疫情结束发生什么事了?越来越多美国人假装疫情结束令人震惊

  • 日期:2021-04-06 09:57:48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热热
  • 阅读人数:896

疫情下,越来越多孩子患上多动症

亚太日报 Shannon

苏珊-麦克劳夫林12岁的女儿伊莎贝拉,在新冠疫情发生前是个全优生。她们住在美国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郊区。伊莎贝拉在科学和数学方面成绩出色,已经完成了高中代数的学习。

但当她的学校在3月关闭后,课程被转到“Zoom”网课时,伊莎贝拉的成绩就开始急剧下降。她在堆满书本、论文和毛绒玩具的桌子上参加虚拟课堂,然后花了好几个小时努力打扫房间,而不是专注于学校的作业。麦克劳夫林透露,伊莎贝拉发现自己被作业“淹没”了,但她不会像面对面沟通那样,通过电子向老师倾诉她的挣扎。

越来越多美国人假装疫情结束发生什么事了?越来越多美国人假装疫情结束令人震惊(图1)

麦克劳夫林回忆起4月份的一次,当时已经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焦虑症的伊莎贝拉在接受一项语言艺术作业时,终于“崩溃了”。“她又哭又叫,呼吸急促,并开始出现一些抽搐、晃头跟拍打手臂。她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这时我们意识到,可能是多动症。”

作为一个在十年前曾被诊断为注意力缺陷多动症的人,麦克劳克林意识到,她在伊莎贝拉身上看到了同样的行为。她想,“我一定要把它扼杀在萌芽状态。”

伊莎贝拉正在接受心理医生的评估,确诊过程很繁琐,还需要她的老师配合调查。麦克劳夫林希望在诊断出多动症后,伊莎贝拉能够得到一些刺激性处方药来缓解她的症状。

“我知道这有时具有争议。但我已经被药物治疗了很长一段时间,如果不吃药,我就无法正常工作,” 麦克劳夫林表示,“离开它,我统筹复杂任务、打扫屋子、起床做饭的能力立刻就有了变化。所以我希望它对伊莎贝拉也有同样的效果。”

日益严重的问题

麦克劳夫林并不是唯一一个在疫情期间为孩子寻求多动症评估的人。

美国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会的梅尔文-奥蒂斯博士说:“疫情是一个临界点,促使一些家庭寻求帮助。”他表示,疫情的压力、向远程学习的转变和社会隔离所造成了“令人焦虑的”状况,从而影响了学生的注意力。

专家警告说,出现多动症症状的儿童在寻求药物治疗之前,应该进行全面评估,以排除与疫情有关的其他疾病或是压力。

“我们担心的是,儿科医生和患儿家庭要非常小心,不要简单地列出多动症的症状,而是要查看孩子的病史,并使用鉴别诊断,以确保我们对症状有最好的了解。”曾在美国儿科学会多个国家委员会任职的克利夫兰儿科医生阿瑟-拉文博士说。

与此同时,家长们正在寻求他们能够找到的任何帮助。自疫情开始以来,拨打CHADD(儿童和成人注意力缺陷/多动症)所设立的帮助热线的家长数量激增了62%。

而更多的家长正在让他们的孩子被诊断出多动症,并接受药物治疗。

他们当然会尝试让孩子更频繁地接受评估。总部位于纽约的非营利性机构“儿童心灵研究所”(Child Mind Institute)帮助有心理健康障碍的儿童及其家庭,去年讨论药物治疗的预约数量比2019年增加了20%。该研究所创始人哈罗德-科普莱维茨博士表示,“绝大部分”的预约是在讨论如何使用多动症的药物治疗。

伊利诺伊州专攻多动症的家庭医学医生德旺-帕特尔博士是几位临床医生之一,他接到了更多来自家长的,为孩子用药的请求。“当问题出现在老师面前时,父母们并没有真正的关心它,”帕特尔说,“但现在,他们意识到,在家里想让孩子静静地坐上半个小时有多困难。”

孩子们也很怀念学校的环境。密歇根州的发育行为儿科医生珍妮-拉德斯基博士表示,她今年已经开始给5、6岁的孩子开兴奋剂。“我看着那些曾经热爱学校的孩子们变得没有热情,没有动力。” 拉德斯基说,“他们需要学校的社会环境来学习如何自我调节。如果没有这一点,他们真的很挣扎。”

医生的担心

许多专家表示,家长和临床医生在诊断多动症时需要格外谨慎,因为孩子可能会出现更多符合该病标准的症状。诊断只需要《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中列出的六种或更多症状。

但医学专家们认为,患有多动症的孩子很可能在疫情开始之前就出现了迹象。美国儿科学会和美国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会都建议进行长期的评估,以儿童的全部发育史为依据,调查父母和老师,并将症状与同龄人和性别进行比较。

儿科医生15分钟的门诊时间不足以排除注意力不集中的其他原因,如焦虑、抑郁和家庭问题。

漫长的依赖

华盛顿大学和西雅图儿童医院的心理学家和研究员麦琪-希布利撰写了一篇研究论文,并被《精神病学研究杂志》接受。该论文显示,在疫情期间,患有多动症的青少年和年轻人的症状正在恶化,压力水平正在飙升。这引发了许多问题,包括社会隔离和脱离课堂。

“一个患有多动症的人通常没几个朋友,并且社交活动更少,”她说。“很多时候,在学校是他们唯一的社交机会。”

该研究还指出,患有多动症的学生特别容易患抑郁症和辍学。

虽然自杀并不是必然的结果,但 “我们必须警惕,尤其是我们从研究中知道,当多动症患者得了抑郁症时,他们更容易做出自杀的举动,因为他们很冲动。”希布利说。

苏珊-麦克劳林将在周二与心理医生的复诊时确认伊莎贝拉是否患有多动症。在他们等待的同时,伊莎贝拉依然继续与她的作业作斗争。

疫情切断硬币流通,美国人准备好进入无现金时代了吗?

越来越多美国人假装疫情结束发生什么事了?越来越多美国人假装疫情结束令人震惊(图2)

记者 | 肖恩

经济活动停滞、供应链断裂、失业率飙升……而今美国金融系统同样面临新挑战是:银行里的硬币不够用了。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17日在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有关经济展望和货币政策的听证会上表示,由于全美经济停摆,硬币流通基本陷入停滞,美联储正想办法解决。

美联储在15日宣布,由于疫情阻碍了硬币的生产和分发,只能对各银行采取定额配给的方式。尽管目前硬币制造已经恢复,但随着全美重启,硬币需求量激增,最终未能避免短缺现象。接下来美联储将与美国铸币局协调,尽可能扩大生产,并呼吁储蓄机构仅预定满足短期需求的硬币数量。

田纳西州议员罗斯(John Rose)就提出,该州多家银行报告称近来每周收到的硬币数量都低于正常水平,而美联储交付的硬币也只有平时订单的一部分,如果情况持续,至本周末银行或将无硬币可用的困境。

负责生产的美国铸币局和财政部暂未对硬币短缺现象作出回应。一名美联储发言人透露,3月疫情爆发以来,银行的硬币库存同比下降了约50%。铸币局的月度硬币订单和12月滚动订单预测均由美联储,硬币分配也由美联储负责。

越来越多美国人假装疫情结束发生什么事了?越来越多美国人假装疫情结束令人震惊(图3)

据行业站CoinNews报道,2020年第一季度美国铸币局共生产了价值32亿美元的硬币,是2013年以来最低的一个季度。其中3月份生产硬币约9亿美元,环比下跌17.9%,同比下跌14.8%。

目前正在流通的美元硬币有1美分、5美分、10美分、25美分、半美元和1美元几种,其中半美元和1美元硬币属于收藏型硬币,可作为法定货币使用,但不在流通硬币之列。

越来越多美国人假装疫情结束发生什么事了?越来越多美国人假装疫情结束令人震惊(图4)

早在北美殖民地早期,就有各式各样的欧洲硬币在市场中流通,包括英镑、德国塔勒、西班牙银元和一些当地的硬币,其中以银质的西班牙银元最受欢迎。由于货币面额和币种不统一,人们有时候需要把一枚硬币切割成多块使用。

独立战争结束后,各州也开始独立发行硬币,加上此前流通的外国硬币,愈发混乱。

1792年,国会通过《铸币法案》,授权建立铸币局,并以西班牙银元为基础发行美元硬币,最小面额是铜质的半美分硬币,最大面额是金质的鹰币(10美元)。

面额在1美元以上的金币在1932年就停止使用,流通更广的是银币,但银币中的含银量多次下调。二战结束后,美国不时出现硬币短缺的现象,但通常只发生在局部地区,持续时间不长。在高度依赖现金的年代,某种硬币的需求量会在特定时期内激增,例如密歇根州的农场主在樱桃收成时,需要向大量采摘工人支付75美分工资,所以需要大量的25和50美分硬币。

到了1960年代初,自动贩卖机和停车计时器的出现使硬币使用量大幅增加,加之有投资者囤积大量银制硬币,导致美国面临严重的硬币短缺问题。

为了扩大产能,美国政府颁布了1965年铸币法案(Coinage Act of 1965),规定新铸并用于市场流通的10美分和25美分不再包含金属银,同时半美元硬币的银含量从九成降至四成。5年后通过另一项法律又规定,半美元硬币中也不再含银。

如今的流通硬币已经不再含有贵金属,改为以铜、镍等更便宜又耐用的金属铸币。即便如此,铸币成本仍在不断提高。2017财年1美分硬币的铸造成本是1.82美分,2018年这一数字涨至2.06美分。同样的,5美分硬币的铸造成本也从6.6美分上涨至7.53美分。

这意味着,铸造这两种硬币注定是一门“亏本”生意,美国政府每年在硬币发行上的亏损达到数千万美元。

货币迭代并不罕见,前任总统奥巴马就曾提出要废除1美分硬币。但实际上,小面额硬币的流动性高于大面额硬币,尤其是对于商家来说。美国许多商品定价都以99美分结尾,借此使消费者低估其真实价格,因此在消费时常有1美分找零。

CoinNews报道称,美联储收到的1美分订单通常高于其他面额的硬币。今年3月铸币局共生产了逾5亿枚1美分硬币,占硬币总产量的56.6%,较2月减少16.3%。

持续了两个多月的封锁措施,使大部分美国人的购物转移到了网上,因此更多使用信用卡、PayPal等电子支付方式。而餐厅、便利店等现金收入较多的商业机构也被叫停,切断了银行的现金流通链。通常餐厅等都会定期将现金收入存入当地银行,是银行重要的现金。

不可否认,这也是科技公司们希望看到的局面。但当美国各州相继重启,传统的现金交易开始复苏。Politico指出,过去200多年里现金一直是美国经济的核心,要打破人们的支付习惯很难,光是用自动取款机代替银行出纳员就花了很多年。即便如今电子支付日趋成熟,美国人每年提取的现金总次数仍高达50亿次。

疫情下捂紧钱袋子 美国人已存两万亿

对于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来说,当下是一个痛苦的时刻。

从3月份开始,在堪萨斯城北部一家麦当劳店打工的理查德·卡尔·艾卡就已经不上班了。为了维持生计,他不得不开始动用过去多年积攒下来的养老储蓄金。

几年前开始,为了养老,艾卡每个月会存50美元。但去年他做了一次结肠内镜检查花费1000美元后,储蓄就只剩下1200美元了。

“照此下去,再过1个月,我的储蓄就变为零了。”艾卡向《华尔街日报》抱怨道。

艾卡并非个例。事实上,疫情危机到来之前,许多美国人都没有多少积蓄。然而此刻不同了,失业率保持高位,学校、商店和餐馆纷纷关闭,大型活动或被推迟或被取消……

面对疫情的大流行以及未来经济的不确定性,向来不爱存钱的美国人正在改变他们的消费习惯,开始捂紧钱袋子,纷纷将钱存入银行。

6月28日,据媒体报道,来自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的数据显示,自1月新型冠状肺炎病毒袭击美国以来,美国银行的存款账户总共涌入了将近2万亿美元现金,这个数字,创下了近40年来的新高。

此前,美国经济分析局(BEA)5月29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个人储蓄率4月份飙升至33%,也创下历史新高,达到该机构自1950年代开始统计数据以来的最高纪录。

美国月光族

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低储蓄率国家,盛行超前消费文化。据美联储2019年公布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大约有一半的美国家庭没有应急储蓄。就算是有应急储蓄的家庭,储蓄也不足以应对一场巨大的危机。美联储数据调查称,美国39%的成人,拿不出400美元的现金用于紧急支出。

如此的消费习惯让众多美国人的财务状况在疫情袭击后遭遇危机。人们几乎想象不到这样史无前例的场景:纽约中产开着奔驰车在食品店和银行领取救济,长长的队伍甚至延伸到了一英里外。

美国采取“封城”策略,首当其冲受到影响就是在小卖部、餐馆、酒店等打工的低收入人群。疫情下,有人几乎花光了积蓄。

今年41岁的艾莉西亚·库克在消费上是个不折不扣的月光族。在得克萨斯州的一家酒店担任厨师的她,工资原本为每小时10.25美元。这个工资足够她维持生活,但要想存钱是不可能的。

就在今年4月复活节时,库克还上了一天班,挣了100美元。然而,“这5张20美元的钞票里,有4张要用来缴电费”。

不断蔓延的疫情让艾莉西亚失去了工作,一度落魄到身上只剩下22美元。

疯狂囤钱

经济不景气,收入下降,美国人不得不开始改变消费方式。

据CNBC报道,疫情正严重影响着美国人的财务状况,3月份个人收入下降了2%,工资和奖金总额减少3276亿美元。自3月中旬采取隔离措施以来,美国初次申请失业金人数在9周内突破3800万,几乎是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失业人数的总和,整体失业率已经接近20%。

面对无法“开源”,忧心忡忡的美国人不得不“节流”。美国信用卡服务商Visa报告称,4月全美信用卡支付额暴跌31%,金额唯一增长的支付类别是食品和药店,包括沃尔玛、好市多和塔吉特等零售商在线业务。其他所有类别的支出均明显下滑,受影响最严重的旅游、餐饮和娱乐领域,消费额出现50%以上的断崖式下跌。

圣路易斯玛丽维尔大学MBA助理教授埃里卡·拉苏尔向《商业内幕》表示:“如果你没有很多储蓄,自己的工作又有不确定性,或者对未来的前景没有把握,那么很自然地就想储存更多的钱留在身边。”

旺吉的父母于1980年代从埃塞俄比亚移民来到美国,一生干过各种工作支撑整个家庭。现在他们没有退休金,也没有储蓄。旺吉和他的弟弟为他们父母开了一个高收益的储蓄账户,为他们汇钱。

对于旺吉以及众多美国人来说,此次疫情让其更加意识到储蓄的重要性,也将对其未来的理财储蓄习惯产生深远的影响。

除了个人,企业也纷纷把钱囤在银行。有数据显示,3月份,众多企业疯狂地降低信用额度,囤积现金,为严重的经济下行做准备。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高级研究员梅根·格林表示,储蓄和消费习惯的结构性改变会对经济产生强烈的影响。如果这些钱被存起来,而不是用来投资,那么通常会对银行利率造成压力,会抑制经济增长、削弱经济发展的潜力。

据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数据显示,第一季度美国银行业新增存款5900亿美元,几乎是此前整个美国银行业季度新增存款3130亿美元记录的两倍。

美国最大的银行之一摩根大通,第一季度的存款额为2730亿美元。仅4月,美国的银行存款余额就增加了8650亿美元,比此前按年计算的存款余额增幅记录还要多。

存贷款是决定商业银行盈利能力的主要因素之一。在银行的运作中,贷款和存款就像硬币的两面一样重要。一般来说,银行的主要收入是贷款利息和存款利率的息差,然而,由于疫情造成的巨大不稳定性,银行不确定储户这些钱还能存在多久,相应地,银行业不敢轻易把资金池的钱放贷,以免受到挤压。

巴克莱分析师贾森·戈德堡表示,目前美国银行业的存贷比已经降至历史最低水平,这是大多数银行不愿看到的一个迹象。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