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姿势新看点

美驻联合国大使取消访台 中方回应发生什么事了?美驻联合国大使取消访台 中方回应时间过程详解

  • 日期:2021-01-13 17:49:58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热热
  • 阅读人数:966

俄罗斯驻联合国大使:美俄关系“基本不复存在”

美驻联合国大使取消访台 中方回应发生什么事了?美驻联合国大使取消访台 中方回应时间过程详解(图1)

【环球网报道 赵衍龙】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内本西亚称,俄罗斯与美国的关系已经“基本不复存在”,短期内难以看到任何美俄关系改善的希望。

以色列国土报(Haaretz)12月25日报道,24日内本西亚在接受一小群采访时表示,这不仅对美俄两国不利,而且不利于整个世界。

内本西亚就广泛的议题同时接受若干采访。

针对朝鲜问题,内本西亚称,特朗普政府应该对朝鲜政府采取一些激励措施,以推动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内本西亚说,他担心朝鲜半岛的局势会倒退到2017年的时候,核武器以及导弹试验增加,双方恶语相向。

内本西亚在采访中还质疑美国对伊朗制裁的战略,担心如果美国制裁达不到预想的效果,双方会采取极端措施。

内本西亚还表示,美国和俄罗斯需要讨论全球问题,包括战略稳定、恐怖主义、毒品和地区冲突。他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非常清楚最好的选择是合作。”

美驻联合国大使候选人被曝常翘班:任驻加大使时小半在美渡过

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调查发现,被特朗普提名为驻联合国大使的现任驻加拿大大使凯莉·克拉夫特(Kelly Craft)在任20个月期间,整整七个月都待在美国境内。调查结果来自美国国务院和克拉夫特在6月19日听证会后向全体委员会提交的未披露文件。

据美国政治(politico)7月22日报道,在听证会期间,克拉夫特就因经常不在渥太华大使馆而受到抨击。据politico获得的飞行记录显示,在15个月的期间内,克拉夫特的家庭飞机在美国和加拿大之间共往返了128次,这也就意味着平均每周克拉夫特都会返回美国。

克拉夫特在听证会上表示,她返回美国的大部分行程都是为了谈判和推动修改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但民主党人发现,在她部分或全部离开加拿大的356天中,只有40天左右用于贸易谈判,此外她还请了60天假。

国务院在听证会称克拉夫特的所有缺席都得到了批准。然而,委员会的民主党工作人员则表示,根据记录显示,克拉夫特在未经国务院批准的情况下,至少有11天在加拿大境外度过。这包括一次为期三天的肯塔基之旅,以及多次未经批准的延长出行。共和党人随后解释这些未经批准的情况都是由于行政上的失误。

因此新泽西州民主党参议员梅伦德斯(Bob Menendez)表示,“联合国大使的工作是全球性的,而克拉夫特则缺乏经验,她现在甚至似乎没有时间来处理她本应该处理的事情。所以我们将在周四她的提名投票时对这些事情进行审查”。

然而外交委员会主席的发言人则对所谓的缺席不置可否, 她表示委员会已经审查了国务院的信息,并没有觉得克拉夫特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加拿大最高级别官员对克拉夫特在美加关系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印象深刻。毫无疑问,她在担任大使期间发挥了积极作用”,她这样说道。

但加拿大参议员本·卡丹(Ben Cardin)向politico表示,克拉夫特比前几任大使更低调,经常因为频繁出行而错过外交活动。“我和两党议员都进行了讨论。我认为这对我们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问题”,卡丹补充说,“我认为她的缺席和没有充分履行大使的职责,让人们很难支持她”。

2017年8月,克拉夫特的提名获得通过成为美国驻加拿大大使,但目前在驻联合国大使的提名上却遇到了不少阻力。除了针对她的缺席情况的担忧外,克拉夫特的外交资历受到了更大的质疑,毕竟她的大部分外交政策经验都来自于担任驻加拿大大使一职。

值得注意的是,克拉夫特是共和党以及特朗普竞选活动的的主要捐助者。据Vox新闻报道, 2016年特朗普竞选时,克拉夫特捐赠了超过26万美元,她那位煤炭大亨丈夫则捐赠了约100万美元。而现在克拉夫特驻联合国大使提名的背后正是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的大力支持。美国总统无论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经常任命捐赠者和其他支持者担任较为轻松的大使职务。但驻联合国大使这一引人注目的角色,通常由经验丰富的官员或具有深厚外交政策或外交资历的人担任。

此外,Vox新闻认为克拉夫特在听证会上未能完全说服所有人她对联合国内部运作已有详细了解。比如,她淡化了美国去年离开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决定可能会带来的影响,认为自己可以通过安理会进行人权倡议——但人权问题从来不是安理会的优先考虑事宜。

而且一旦上任,克拉夫特还必须面对现实:美国在环境、移民、甚至健康和性别倡议等问题上越来越孤立。尽管她表示自己坚定地相信联合国,但她对内需要面对一个对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多边机构都持高度怀疑态度的特朗普政府。

驻联合国新大使会是谁?美媒称特朗普已在考虑这4人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 杨征 环球时报特约 郝树华】自黑莉辞职后,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的人选似乎成了一个“老大难”问题。本月16日,特朗普政府好不容易敲定的候选人——国务院发言人希瑟·诺尔特又因一起“保姆丑闻”意外出局,迫使政府高层不得不再次进行遴选。据知情者透露,特朗普日前已经将候选人缩小在4人范围。但美国舆论认为,最新人选不是经验匮乏的“政治素人”,就是已经婉拒、却又被特朗普“二次翻牌”的“消极人士”,这份名单的“水分”有点大。

根据彭博社等媒体提到的候选名单,前国家安全副顾问蒂娜·鲍威尔被置于首位。现年43岁的鲍威尔曾效力于小布什总统,并成为当时白宫最年轻的人事部主管,之后又被总统提名为助理国务卿,负责外交、教育及文化类事宜。鲍威尔阿拉伯语流利,早年曾多次出访中东地区,在埃及更是“知名人士”。美国《华盛顿邮报》称,鲍威尔在处理美国和伊朗的国家关系问题上颇有独到之处:当时尽管伊核问题令两国关系格外紧张,她却依然能从人文层面打破僵局、努力维系着两国民间交往与沟通,实属可贵。

2007年,鲍威尔以美国政府“职务最高的阿拉伯裔美国人”称号功成身退、转投私营领域,成为了高盛公司的一名高管。在2016年大选以前,她与特朗普家族并无交集。不过,她在高盛工作期间牵头的万名女性“巾帼圆梦”计划引起了伊万卡的兴趣,后者主动鲍威尔,并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之后,鲍威尔顺理成章地成为特朗普的顾问,并深受后者信赖。鲍威尔在2017年年底便提出辞职,说是要回归纽约的生活、多花时间陪陪家人。

37岁的詹姆斯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曾在美国军队效力8年、并随军远征伊拉克,是阿帕奇直升机驾驶员。离开军队后,詹姆斯一度致力于打理家族的物流和仓储生意,曾多次被当地媒体评为“杰出商业领袖”。

2018年中期选举期间,詹姆斯对密歇根州资深民主党参议员施塔贝诺发起挑战,受到了总统的大力支持——特朗普甚至在党内初选之前就已为他背书,使其成为密歇根州30年以来首位获得国家主要政党支持的非裔候选人。虽然最终落败,但詹姆斯却因此收获了广泛的知名度,从政坛的无名之辈一跃成为总统口中“冉冉升起的新星”。但美国舆论对于詹姆斯的提名并不看好。就连他老家的媒体《底特律自由报》都评论说:“詹姆斯的国际知名度实在太低,在外交事务领域更是经验匮乏。”

美国现任驻德大使格雷内尔是该国知名外交事务专家,也是一位“公开出柜”的高级官员。早在特朗普当选之初,美国就有舆论认为格雷内尔会被委以重任,不是去北约、就是去联合国。但这名资深外交官在国际政治舞台堪称极具争议。与特朗普类似,格雷内尔也是一位“社交媒体达人”、爱用推特,而这也为他招来过大麻烦。2018年5月,格雷内尔刚刚出任驻德大使仅几小时,就在推特上指摘德国企业不应同伊朗做生意,惹怒欧洲多国。

除了上述三名候选人,驻加拿大大使凯利·克拉夫特也是人选之一。她早年曾供职于小布什政府,担任过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的非洲政策顾问。

另据美国媒体报道,伊万卡也被白宫高层再次纳入考虑范畴。不过据彭博社称,伊万卡的角色类似于“候补的候补”,她的入围可能是为防止提名公布后“无人胜任”。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