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姿势新看点

WTO最高法院瘫痪发生什么事了?WTO最高法院瘫痪令人震惊

  • 日期:2019-12-11 12:54:50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小热热
  • 阅读人数:424

美阻挠令上诉机构瘫痪!WTO总干事:一旦报复开始就难停止

当地时间9日,世贸组织(WTO)各方对上诉机构的最后一次挽救行动,失败了。

9日在日内瓦举行的WTO总理事会会议上,由于美国单方面阻挠,一份有关上诉机构改革的总理事会决议草案最终未获通过,而各方在这份草案中,已经逐条回应了美方此前对于上诉机构系统性问题的所有关注点。

这意味着,当地时间12月10日午夜钟声一过,WTO争端解决机制下的全球贸易“最高法庭”——上诉机构在运行25年之后,将陷入瘫痪之中。

据新华社报道,中国常驻WTO代表张向晨在9日的会上指出,出乎意料的是,一个成员一意孤行就可以使上诉机构瘫痪,这反映了多边贸易体制的脆弱性。对于世界贸易秩序来说,上诉机构瘫痪可能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害和难以预料的后果。

欧盟代表马沙多(Joao Aguiar Machado)亦在警告道“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初衷正受到威胁,欧盟不会支持也不会容忍这种体系滑入基于权力的经济关系。”

多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中外专家都担忧上诉机构停摆的后果是国际贸易退回“森林法则”时代,破坏性显著。

WTO最高法院瘫痪发生什么事了?WTO最高法院瘫痪令人震惊(图1)

逐条回应美方诉求,美仍阻挠

两年以来,美方一直在WTO阻挠上诉机构新法官开启甄选程序,借口是上诉机构出现了“越权裁决”等六方面的系统性问题。

通俗地讲,上诉机构是WTO体系中负责裁决贸易争端二审制度中的“最高法院”,WTO上诉机构常设7位法官。但两年来,由于美国在上诉机构法官纳新、连任程序方面的蓄意阻挠,从2018年1月起,上诉机构仅剩3位法官,分别来自中国、美国和印度,三人也是上诉机构能够运作的底线。其中,来自美国的格雷厄姆和来自印度的巴提亚的任期均将于12月10日到期,而中国籍法官赵宏的任期将在明年11月结束。

WTO最高法院瘫痪发生什么事了?WTO最高法院瘫痪令人震惊(图2)

2018年12月WTO总理事会会议上,各成员方启动非正式进程为打破这一僵局努力。

本月9日,WTO争端解决机构主席、新西兰驻WTO大使沃克提交了一份关于改进上诉机构运作的总理事会决议草案,这份草案也体现了个成员方在过去一年中的非正式磋商成果。

第一财经记者拿到了这份三页的草案文件。各方在草案中就美方提出的对上诉机构的关切均了解决方法,涉及美方的所谓核心诉求,即上诉机构在审查中“越权裁决”,以及上诉机构的“审理超期”和法官“超期服役”等问题。

譬如在审理超期问题上,草案提出,按照争端解决机制要求,上诉机构确实有在90天内完成案件审理的义务,因此如果出现异常情况,需要各方允许上诉机构超期审理,并将这一决定告知争端解决机构以及各方。

不过,美方代表在会议上表示,各方对美方关切的理解不统一,美方对此失望,因此不支持通过决议草案。

马沙多回应道,一个成员的行为居然剥夺了其他所有成员享有具有约束力的争端解决机制的权利,而这项权利在WTO协议中有明确的规定。“ 我们将很快面临一个史上未有的局面。”他警告说。

WTO总干事阿泽维多表示,他将就如何解决这一僵局,展开“更深入的高级别磋商”。

阿泽维多透露,该磋商将在WTO的各方代表团团长级别进行,讨论成员方需要就哪些基本概念达成共识。

瘫痪带来的损失无法弥补

“运作良好,公正且具有约束力的争端解决系统是WTO体系的核心支柱。”阿泽维多警告道, “基于规则的争端解决方案可以防止贸易冲突最终导致针锋相对的报复行为升级:一旦报复开始就难以停止,或会成为棘手的政治泥潭。”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上诉机构给了发展中国家在贸易纠纷中摆脱西方“丛林法则”威胁、公平上诉的机会,这也是WTO成员方能从关贸总协定(GATT)时期的104个成员发展到目前164个成员方的重要原因,而其间不时出现的对美不利裁决令美国恼火。

上诉机构若停摆,贸易小国恐无处评理。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凭借WTO规则,一个贸易小国可以在WTO上诉一个贸易大国,这是最难得的、宝贵的。

目前,根据现有“自救安排”,欧盟同加拿大和挪威等方面先期达成了有关双边仲裁的条约,并希望这样的自愿双边条约可以促成164个WTO成员方达成仲裁方面的诸边协议。

周世俭指出,但如果未来同美国裁决贸易争端时,必须使用美国国内的贸易法,那么这无论对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还是类似于欧盟这样的发达经济体都不利。他说,美国国内法在贸易纠纷方面是十分强势的。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由于美方持续阻挠上诉机构遴选,上诉机构将于明天之后仅剩1名法官。这将导致争端解决机制难以正常运转,这将严重损害多边贸易体制的权威性和有效性。

她说,中方坚定维护多边贸易体制,一直在积极推动解决上诉机构遴选僵局。中方与115个世贸组织成员提交了关于启动上诉机构遴选的提案,联合欧盟等40个成员提交了关于上诉机构改革的提案,努力争取凝聚各方共识,持续推动相关问题解决。

华春莹表示,现在,上诉机构这颗“明珠”陷入黑暗、陷入危机,但各方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努力不会止步。中方将与志同道合的绝大多数成员一道,继续推动解决上诉机构面临的挑战。同时,我们正在研究维护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运转的应对方案,捍卫WTO的权威性和有效性。

责编:盛媛

商务部回应一财:中方将做好WTO上诉机构实质性瘫痪的应对准备

就在第六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结束之际,2019年关于全球贸易体制的一个急迫问题已经摆上桌面:世贸组织(WTO)上诉机构可能于年底面临实质性瘫痪的局面。

自2017年上半年,几乎每个月的WTO争端解决机构(DSB)例行性会议上,美国否决其他成员立即启动WTO上诉机构成员遴选程序的提议,已经成为一出循环上演的情形。

上诉机构本应有七个成员,但由于美方行动,目前有三个空缺,加剧了案件积压。更为紧迫的是,到2019年底,如僵局未破,该机构将仅剩下2位法官。这将使得人数突破每项上诉裁决由3名法官作出的底线,可能会导致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崩溃。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在28日的例行发布会上,回应第一财经称,中方将及时评估和有关进展,做好各项应对的准备。

第一财经:2019年,WTO上诉机构将会由于成员遴选问题而面临实质性瘫痪的局面,中方是否做好接受的准备?将采取何种措施应对案件审理中断的情况?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关于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问题,去年11月,中方与欧盟等40多个世贸组织成员共同提交了关于争端解决上诉程序改革的两份改革提案,以期解决上诉机构成员遴选的问题。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世贸组织总理事会已经启动了非正式磋商程序,中方将继续以建设性的态度积极参与磋商,与绝大多数成员一道努力推动解决上诉机构危机,共同保障争端解决机制的正常运行,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权威性和有效性。

委内瑞拉最高法院否决重入《互助条约》

委内瑞拉最高法院否决重入《互助条约》

田野

【缺乏依据】

全国代表大会23日以表决方式决定重新加入《美洲国家间互助条约》。

在反对派要员、全国代表大会主席胡安·瓜伊多看来,重新加入条约可以让委内瑞拉结成“国际联盟”,“保护和保卫民众与委内瑞拉的主权”。

委内瑞拉已故前总统胡戈·查韦斯2012年决定退约。

最高法院26日裁定决议缺乏法律依据。最高法院2016年认定全国代表大会“藐视”法院,随后推翻大会多项决议。

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去年5月赢得连任,今年1月就职。瓜伊多不予承认,1月23日宣布就任“临时总统”,获得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支持,促使委内瑞拉陷入政局动荡。为逼迫马杜罗下台,美国不断以经济制裁、外交孤立和军事威胁等手段施压。

委内瑞拉政府和反对派5月以来由挪威斡旋举行三轮对话,没有就化解政治危机达成协议。政府一方认定继续对话是“为了委内瑞拉和平”,反对派认定仅凭对话难以破局。

【与时不进】

《美洲国家间互助条约》又称《里约条约》,由美国和18个拉丁美洲国家1947年在巴西城市里约热内卢签署。

条约规定,对美洲任何一国的武装攻击可以视为对所有美洲国家的武装攻击,其他缔约国应予以援助。缔约国应实行“共同防御”和“集体自卫”;经三分之二缔约国同意,可认定任何国家为“侵略”者。

不过,这一条约直到“冷战”时期才由后来的23个缔约国各自立法机构批准。本世纪初,由墨西哥为代表的南美洲国家倡议建立应对经济落后、极度贫困和有组织犯罪问题的地区安全新机制,以取代“过时”的《互助条约》。

墨西哥时任总统比森特·福克斯认定,美洲地区乃至全球所面临的安全挑战发生根本变化,“不再需要军事联盟对付外来敌人”,《互助条约》没有继续存在的意义。墨西哥2004年退约。

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2012年退约,理由是美国在1982年英国与阿根廷争夺马尔维纳斯群岛的战争中“不作为”,令《互助条约》失去意义。

同时,南美洲国家联盟2007年创建,后续在防务领域采取一系列动作,显现南美洲国家摆脱美国影响、构建集体防务的意愿。(完)(新华社专特稿)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网站申明: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与文章无关。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